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访谈

“知识”和“数据” 不是一回事

发布时间:2019-12-02     稿件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陈春花    

  以前说工业时代、科技时代、信息时代,我们就会知道那个时代的重要价值是工业、是科技、是信息。但现在已经不再用“信息时代”来表示当下这个时代了,也不说科技时代,甚至也不说互联网时代,而是称之为知识时代。人们一直在反复强调是“互联网下半场”。为什么叫“下半场”?因为它的重要价值转移了。

  当年柯达(编者注:伊士曼柯达公司,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影像产品及相关服务的生产和供应商)破产的时候,德国所有传媒都在惊呼一句话:“在科技面前,没有人高高在上,因为时代会淘汰落伍者。”这句话放在今天依然很适用,不过主语从“科技”变成了“知识”。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更是高瞻远瞩,他认为,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早期知识一直被视之为“道”,离现实很远。可是现在,几乎是一夜之间知识突然变为“器”,变成一种资源,一种实用利器。他把知识所起的作用做过三个革命阶段的划分:当知识运用于生产工具的时候,称之为工业革命;当知识运用于工作之中的时候,称之为生产力革命;第三个阶段是知识用于知识自身,称之为管理革命。我沿着他的研究思路加了第四个阶段“知识革命”,这第四个阶段不是知识应用于流程、工具或知识本身,而是知识本身就是一个生产要素,它使资本和劳动力居于次要的位置。前三个革命淘汰的是工具、是流程,知识革命淘汰的是人。

  如果没有知识,一定会被淘汰掉,这一认知促使人们重新建立自己的知识系统。然而在现实中,虽然大家对知识都充满了期待,但几乎所有人都困在如何获取知识上。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段的人都忙,滚滚时代洪流,每个人都觉得眼前充满机会,但又惶惶不安。信息如海,却让人难以鉴别哪些是真正的知识。如果不能做知识的甄别,必然会陷入到难以选择的境地。难以选择,就无法创造价值。

  因此,在学习的过程中,首先你的脑海里要有知识的概念,不能陷在信息和数据里面。现在很多人都讲数字化、讲大数据,但你是否知道,这些跟你到底有什么关系?如果仅仅依赖数据,就好比我们从前借助于工具,然而靠知识驱动的组织,跟靠工具驱动的组织完全不同。质量管理专家爱德华兹·戴明认为,知识驱动的组织应该有一套深厚的知识系统。必须得有能力不断地去获取知识、验证知识,不断地创造和创新。知识的生产力才是经济与系统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在具体落实层面,我一直认为,人的高度不是由“头”决定的,而是由“手”决定的,唯有运用,才会创造价值。如果我们要学习、鉴别和运用知识,最关键的有两点:第一点,不断有目的地“放弃”,把过去的东西扔掉。这是我对很多企业要求最多的事情,企业最大的障碍就是原有竞争力的障碍、竞争力的陷阱。当下美国所有的零售公司都会被投资者问一个问题,“你跟亚马逊比有什么应对?”如果没有应对,这家公司在行业里往往就会被淘汰掉。而国际上很多制造类公司甚至把制造起家的东西都卖掉了,迅速转型成数据驱动的公司。对于人来说也一样,要建立自己的知识系统,首先必须学习清理,就像做一次重启,把以前的全部都清掉,然后重新学习、重新认知。每个人都需要转变成一家知识驱动型的“公司”,你的组织结构和合作伙伴系统,包括你可持续的价值创造都需要变。

  此外,我们只有不停走出自己的舒适区,真正地放空自己、更新自己,才会有更宽广的未来。在这个过程中,必须持续地去理解外部环境,因为需要改变的因素大多都在外部。这就要求我们注意观察,时刻都不要忘记和别人合作,把自己拥有的和他人所能提供的组合在一起,从中寻找契机。因为,今天有太多的知识仅靠个人的力量和时间无法全部领略,不“借用”,孤军奋战是行不通的。我一直有个观点:这个时代,连接大于拥有,要从个人英雄走到集合智慧。曾经有一位英国小说家,他写的小说总是很好,人家问他,为什么能写这么好?他说“唯有融会贯通”。什么叫融会贯通?你不要只是简单地解决问题,而是要学会去找问题,也就是界定问题,界定后要做鉴别,然后对已鉴别的信息做特定的转化,这就是个人化的知识形成的过程;有了知识的形成,你就会慢慢产生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法论;有了知识方法论,你会更好地面对未知问题。这就是融会贯通的重要意义所在。

  保持终身学习则需要具备三个能力:基本学习力、过程创造力、行动实践力。基本学习能力就是把我们现在已经存量的知识先拿出来使用。未来的人们身上一定并存着两种知识:存量的知识和动态的知识。存量的知识是基本学习能力解决的,动态的知识是要靠另外两个能力:一个是过程学习能力,通过做跨界、广泛了解各领域的知识获得;二是行动实践力,在应用知识的过程中进行再创造。唯有终身学习,才能不停地扩大自己的存量知识、训练自己过程学习能力和综合运用能力。

  此外,获得知识,需要从三个方面突破自我认知:去掉“我执”、相信别人、放下经验。人在认知上有三个障碍。第一个障碍就是太过自我,摆不好自己跟别人的关系,处理不好自己跟社会的关系,平衡不好自己跟环境的关系。第二个障碍就是人总认为自己相信的东西就是真的,但实际上人所信仰的真理与真理之间永远是有差距的,人所相信的东西和真的东西也并不相同。我们的学习训练和知识训练、智慧训练就是让这个差距变小,或者让人更早地发现这个差距,从而做出更加准确的判断。第三个障碍就是相信自己的经验,其实事物一定是不断变化的,经验就是陷阱。好的学习会让人学会把所有的“我执”都拿掉。

  在知识的社会里面最经不起的是知识潜力的浪费。在以不确定性为主要特征的时代当中,最重要的是对事物的洞见力、远见力以及最后的也最重要的实现力。只要不断地深入融合和介入到变化当中时,就一定会提高对自己的要求,用比别人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用更大的心胸接受变化。理想和现实之间,就差一个行动的距离,唯有突破自我极限,才会持续拥有知识而不被时代淘汰。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