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基地风采 | 基地荟萃 | 决策参考

以益贫式增长促居民增收

发布时间:2018-03-05     稿件来源:江苏社科网    
  • [内容提要]益贫式增长要求增长机会平等、对贫困群体给予更多关注、实现充分就业并使劳动收入增长率高于资本报酬增长速度。近年来江苏发展的惠民性、益贫性不足,主要表现在居民获得感不强,收入结构中工资性收入占比过高,工业企业效率不高,相应从业人员增收需要更多支持。为此建议我省将益贫式增长作为贯穿提升居民收入战略的基本思路:一是确立就业优先原则,提高就业质量;二是以制造业效率提升为抓手,提高相关从业人员收入;三是发挥传统优势,创新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路径,增加农民收入;四是分地区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加大对医疗、科技等领域的财政支出比重。

      益贫式增长是经济学家关注贫困、增长与分配问题所提出的概念,强调经济增长给穷人带来的增长比例大于平均增长率,要求增长机会平等、对贫困群体给予更多关注、实现充分就业并使劳动收入增长率高于资本报酬增长速度。江苏补齐全面小康短板,可将益贫式增长作为贯穿“聚焦富民”战略的基本思路。     

      一、近年来江苏发展的惠民性、益贫性不足 

      1.居民获得感不强。2016年江苏GDP7.6万亿,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名第二;人均GDP以95259元排名第四,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070元,位列天津之后排名第四。但从居民获得感数值(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GDP)来看,江苏仅排名全国第19位,显著低于北京、上海、广东等省市和全国平均水平。简而言之,江苏省经济发展和居民收入之间不匹配,即强而不富。

      2.收入结构中工资性收入占比过高。2015年江苏居民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占比分别为58.2%、15.1%、8.6%、18.1%,分别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5、-2.9、0.7、0.7个百分点。江苏作为东部经济强省,居民收入主要是以工资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为主,经营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比重较低,其中经营性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活力还有待进一步激发。

      3.工业企业效率不高,相应从业人员增收需要更多支持。江苏各行业吸纳的劳动人员数量和各行业生产总值,与从业人员的工资不匹配。在国民经济行业19个大类中,吸纳劳动力前两名的行业为制造业和建筑业,总产值制造业排名第一,但是按其人均产值排序制造业仅为第13位,建筑业仅为第19名。而制造企业普遍效率不高造成从业者收入增加缓慢,建筑业以吸纳农村转移劳动力为主,这直接导致农民依靠打工难以致富。

      二、以益贫式增长提高居民收入的对策建议 

      1.确立就业优先原则,提高就业质量。益贫式增长强调充分就业,从某种角度上讲,增长是充分就业的增长。各级政府应转变观念,形成就业优先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形成经济发展和扩大就业的良性互动。利用新经济形态,发挥新型服务业吸纳劳动力作用,大力推进创业富民。加强创新创业公共服务网络建设,构建多层次的就业创业财税政策支撑体系,形成对增加就业创业的资金引导,除了直接减免税,综合运用亏损结转、税收抵免、增加费用扣除、加速折旧、延期纳税等间接优惠方式,还要拓展政策选择空间,提高政策覆盖面。设立创业奖励基金,完善创业融资担保机制。顺应制造业升级方向,强化职业技能培训,建立劳动者终身职业培训体系。

      2.以制造业效率提升为抓手,提高相关从业人员收入。根据相关研究,二次分配解决益贫性的比率仅占到20%。由此,坚持二次分配和一次分配的统一,由政府和市场的共同作用,将“做大的蛋糕”更多惠及低收入群体,是解决益贫问题的关键。江苏应继续发挥好工业基础好、基础设施完善优势,以全球新一代制造的发展新趋势及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新方向提升本土制造业效率和竞争力。以生产制造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方向,促进企业制造装备升级。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沿海开发、“走出去”等国家战略为契机,积极扩大国内外产业资源整合。进一步增加服务要素在制造业投入产出中的比重,大力推动发展生产性服务业,鼓励发展个性化定制服务、全生命周期管理、网络精准营销和在线支持服务等制造业服务化的新业态新模式。逐渐形成工资集体协商机制,坚持劳动、资本、知识、技术、管理等多种要素参与分配,保证工资正常增长机制。

      3.发挥传统优势,创新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路径增加农民收入。一是对村集体土地、房产等经营性实物资产进行排查,坚持集体所有权和转让使用权,盘活已有资产。因村制宜,分类指导,在科学规划的基础上,大力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提高发展的可持续性和收益的稳定性。二是健全村集体财务管理和民主监督制度,增强财务透明度。建立村级人才培育机制,加强村级组织建设,培养一批懂经济、会管理、愿服务的复合型农村干部,使村级领导班子真正成为带领农村发展、实现共同富裕的坚强集体。三是因地制宜,进行金融创新、制度创新,将土地承包权、经营权、收益权分离,保护土地供给者个体农民的利益。土地股份合作社中坚持一人一票的决策机制,完善合作社治理结构,将土地流转中介机构引导回归至公益轨道上来。

      4.分地区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加大对医疗、科技等领域的财政支出比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借助财政金融支持,在实施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时应该注重益贫性。在经济较为发达的苏南地区,政府应削减经济建设支出,对于能够产生现金流的基础设施和准公共产品,可以通过股权融资或公私合营(PPP)等多种方式,积极引导民间资本参与盈利性基础设施建设;而在苏北地区,应发挥主导作用,增加经济建设方面的投入比例,确保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经济发展打好基础。增加医疗和科技领域的投入,以提高人力资本和科技对经济增长和人民增收的作用。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