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江苏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一体化发展研究与对策

发布时间:2017-11-14     稿件来源:江苏社科网    

  [内容提要]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一体化发展,有助于推动国家发展战略实施,推进海陆、东西联动发展,打造江苏新的经济增长极,提升全省整体实力。当前主要面临着地方意识制约、城市带动能力不强、区域合作机制尚未建立等问题。为此,建议:1.“区域融合”,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2.海陆互动,发挥沿海“龙头作用”;3.产城互动,建立新型“城镇体系”;4.战略创新,构建“淮河流域经济区”;5.统筹发展,强化基础设施建设。

  江苏沿海与苏北地区都是全省经济的后发地区,在区域空间上具有一定的重叠性,在发展特质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在一体化发展上具有较强的关联性。加快实现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一体化发展的良性互动,对全省整体实力的提升,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目标至关重要。

  一、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一体化发展的战略意义

  1.有助于放大国家战略在江苏的叠加效应。通过外引内联,东向出海,海陆联动,从而带动沿海地区与苏北振兴的共同发展,实现“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东陇海地区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和“一带一路”等国家发展战略部署在江苏沿海和苏北地区的叠加效应。

  2.有助于形成江苏东西联动、海陆统筹的一体化格局。江苏沿海及苏北地区位于我国东部后发地区、处于沿海的“经济洼地”。通过沿海港口拉动苏北腹地,带动江苏省内的海陆统筹、东西联动一体化发展,有利于加快推进江苏全面小康与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进程。

  3.有助于培育形成支撑江苏新一轮发展的经济增长极。苏北地区兼有沿海与内陆腹地两大区域,加快苏北地区的发展可以拉动腹地及其他地区要素的流动与集聚;通过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的互动,加快形成沿海港口、临港产业、海港城市“三港联动”,也有助于培育江苏新的经济增长极。

  二、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一体化的进展及存在问题

  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一体化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表现在: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港口龙头带动作用凸显,产业梯度发展成效初显,等等。与此同时,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一体化发展也面临着一定的挑战。

  一是存在地方意识制约。由于历史的原因,苏北地区传统的地方意识比较强。一方面,思想上相对保守,一些地方长期依赖“等、靠、要”,缺少主动积极进取的精神;另一方面,地方保护主义突出,相互合作意识比较淡薄。县、市地方党委政府十分重视地方经济的发展,但忽视区域之间实现共同发展、协调发展。

  二是城市带动能力不强。2014年苏北城市化率为57.5%,低于苏南74.3%、苏中60.9%的水平。对比苏南地区,苏北中心城市偏弱,主要城市集聚功能不强,中小城镇层次不高,辐射带动能力较弱。同时,苏北地区各城市与上海、南京、苏州等长三角地区的大都市相距较远,接受长三角中心城市的辐射较弱。各城市之间城际联系不够通达,尚未形成现代城市体系。  

  三是区域合作机制有待形成。江苏沿海以及苏北地区区域协调合作方式比较简单,仅靠松散的行政磋商,缺乏兼顾横向区域经济合作的绩效考核、经济奖惩以及法制约束等。区域协调组织机制尚未建立,江苏沿海与苏北振兴一体化缺乏强有力的组织保证。

  三、推进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一体化发展的对策建议

  1.“区域融合”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第一,沿海地区实施“西依苏北、面向大海”双轮驱动战略,加快推进沿海经济向东走向世界,向西扩展延伸的步伐,使沿海开发国家战略惠及苏北地区。主动对接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协调江苏沿海与苏北内陆经济融合发展,形成“以海带陆,以陆带海、海陆融合、统筹发展”的新模式。第二,苏北地区“立足苏北,东向出海”,实施融入沿海、借港出海的“两海”战略,打造出海平台,整合区域资源,与沿海各市互动发展、一体化发展,真正做到苏北内陆经济与江苏沿海经济的融合发展。第三,以欧亚大陆桥东桥头堡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以沿海港口节点对接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全面融入“一带一路”战略。连云港市位于“一带一路”交汇点,西联“丝绸之路经济带”,东接“21世纪新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应高起点定位发展目标,强势推进连云港港口建设与区域经济发展,使之成为“一带一路”经济带的重要地标。

  2.海陆互动,发挥沿海“龙头作用”。第一,积极创造条件将苏北地区融入江苏“沿海大板块”中。加强苏北与沿海地区的产业互动,以资产为纽带,通过参资入股或兼并重组等多种方式,形成跨区域的大型企业集团,促进沿海与苏北腹地之间产业的联系与互动。第二,加快推进沿海开发“六大行动”、科技创新“五大行动”与苏北全面小康建设“六大行动”的联动与融合。重点实施沿海港口与苏北腹地的互动,使沿海连云港、盐城与苏北其他城市形成经济共同体,成为苏北名副其实的出海口。第三,加大沿海开发力度,提升沿海地区发展水平,发挥沿海增长极的“极化效应”与“扩散效应”。以重大临港工业项目建设为重点,以城市和腹地拓展为依托,做大、做强港口经济,打造海港经济区、江苏省自由贸易区和新兴产业园区,合理布局临港产业,加强海陆互动,港产互动,通过极化效应与扩散效应,推进苏北腹地区域发展。

  3.产城互动,建立新型“城镇体系”。第一,既要集中力量建设连云港、盐城沿海中心城市,又要加快徐州都市圈的建设步伐,更要凝心聚力地推进宿迁的城市化进程,同时加大淮安苏北地区重要中心城市建设的力度,重点打造以淮安为中心的苏北重要中心城市,形成苏北振兴的一个亮点。第二,加强徐、淮、宿三市与沿海港口联动及产城互动,构建沿海港口节点城市,使之成为苏北区域经济发展的龙头;增强产业化对城镇化的支撑作用,完善城镇功能,提升苏北产城互动、产城融合、港-产-城一体化发展的水平,形成苏北新型城镇体系格局。第三,发挥连云港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的作用,呼应盐城实施东向出海,策应南通融入上海,建设苏北-沿海城际铁路,扩大空港容量,提升网络化、立体式交通体系的水平,充分发挥苏北城市群和都市圈的聚集功能、扩散效应和辐射带动作用。形成以沿海港口为牵引,以苏北中心城市为中心,辐射沿海与苏北经济发展的城乡互动空间格局。

  4.战略创新,构建“淮河流域经济区”。第一,抢抓国家战略的历史机遇,将沿海开发与苏北振兴“两区融合”,同步发展。沿海地区要利用港口优势,形成区域发展战略新的空间与节点,加强基础设施框架建设,加快形成沿海港口、临港产业、海港城市“三港联动”,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第二,苏北地区要通过“无水港”、“地主港”的发展模式,加强与沿海港口对接,从而由“内陆”走向“大海”。在打造江苏沿海“三极一带多节点”的同时,要通过沿海的辐射,向苏北及西部拓展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第三,从大区域发展的高度,打通苏北与皖北、鲁南、豫南、鄂东等淮河流域入海大通道,建设东向入海铁路线,争取国家支持,构建“淮河流域经济区”,使之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亮点。利用腹地的自然资源、人力资源、物产资源、商品资源及工业品资源等,搞活区域经济,加快对外开放,使苏北发展走向国际化,实现跨越式发展。

  5.统筹发展,强化基础设施建设。第一,要进一步加强沿海与苏北地区基础设施的建设,特别是交通运输、邮电、通讯网络、供水供电设施系统,增强其对外资与内资的吸引力。第二,通过东西铁路、高速公路、水运等交通大通道的构建,促进沿海与苏北腹地更好地优化资源配置、畅通物流通道,推进人才流动,形成互动发展。第三,要加快实施江苏沿海与苏北城际铁路建设,扩大空港容量,提升网络化、立体式交通体系的水平,形成现代立体式交通网络,使江苏沿海与苏北统筹发展更上一层楼。

    基地名称:江苏沿海发展研究基地

    承建单位:盐城师范学院

    首席专家:钱正英、梁学忠、崔  刚

    执 笔 人:凌  申(盐城师范学院教授)、孙小祥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