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苏北加快产业集聚与创新发展的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2018-01-15     稿件来源:江苏社科网    
  • 基地名称:江苏沿海发展研究基地
    承建单位:盐城师范学院
    首席专家:钱正英、梁学忠、崔刚
    执 笔 人:郇恒飞、郝宏桂(盐城师范学院教授)
     
        [内容提要]苏北地区产业发展存在产业结构不尽合理、产业集聚规模小、上下游配套不全、企业规模小层次低等问题。建议:第一,宏观层面,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加强政策规划引导、健全联席会议制度、设立专项资金,优化苏北地区产业集聚发展的环境;第二,中观层面,发挥市场“倒逼”作用,推进结构调整,积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增强市场竞争力,推动生产要素向有前景的领域和新兴产业集聚,在转型升级中开拓新的市场;第三,微观层面,发挥企业“主体”作用,强化科技创新能力,加快政产学研合作平台建设,优化整合产业链两端产业发展,推动产业向价值链高端发展。
     
        支持苏北地区加快发展,如期实现全面小康,是省委、省政府在更高层次上统筹区域发展,又好又快推进“两个率先”的重大举措。苏北产业集聚区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主导支撑,是全面深化改革与创新的“试验田”。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促进苏北产业集聚区提质转型、创新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苏北产业集聚与创新发展的现状
        经过多年发展,苏北地区已初步形成精细化工、新型建材、电子信息、机电产品、环保设备及产品、木材深加工等产业体系,一定程度上壮大了区域综合经济实力。但在当前生产要素资源供应日趋紧张、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约束日益凸显、产业发展面临诸多问题的背景下,依然存在着特色不特、优势不优、竞争力不强等问题,具体表现如下:
        1.产业结构不尽合理。苏北地区经济发展整体水平不高,总体上苏北地区一产比重仍高于全省平均值;二产比重低于全省平均值;三产中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比重仍然低于全省平均值。产业集聚度低,产业链条相对较短,原材料初加工产业产品所占比重较高。
        2.产业集聚规模小。目前,苏北地区正处于工业化初级向中级过渡阶段,新型工业化进程相对缓慢,工业产品中初加工产业所占比重较大,产品附加值较低;苏北地区产业布局零乱,企业“小、弱、散、差”现象突出,缺乏大的产业集聚规模,产品配套能力不强,龙头企业支撑作用有所弱化。
        3.上下游配套不全。苏北地区没有充分利用区位、资源优势,把自身特色产品做优、做大、做强,特色产业潜力挖掘不够。比如,苏北地区特色农业产业发展已经具备了较好的基础条件,但大都停留在初级产品加工阶段,产业链条延伸不够,产品附加值较低,产业集聚程度有待进一步提高。
        4.企业规模小层次低。企业规模相对较小,企业间分工协作不紧密,产品总体层次较低,企业增产不增收,盈利空间显著收窄,生存艰难,导致在国际国内市场中处于价值链末端,对市场价格影响较小,市场份额占有率较低。
        二、制约苏北产业集聚与创新发展的主要原因
        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苏北地区既有历史上积累的矛盾,也有改革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对于苏北地区产业集聚与创新发展产生严重制约作用。
        1.交通体系尚不完善。苏北地区交通设施体系尚不完善,联通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东西方向道路、联通苏南发达地区的南北方向道路严重滞后,与苏南地区发达的立体交通网络相比差距较大。依托沿江、沿沪宁线的苏南、苏中板块,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缺少沟通通道,沿东陇海线的徐州、连云港之间缺少经济关联,港口支撑产业能力有待提升。
        2.人才资本比较缺乏。人力资本是影响区域经济发展及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长期性、基础性因素。调研显示,由于技术、信息沟通交流上的相对闭塞、生活氛围上的相对枯燥,往往出现许多高层次专业人员引得来、留不住;企业人才资源开发总体上还处于浅表层次,人才工作缺乏强有力的工作抓手。就人才服务来说,往往是注重对高层次人才奖励和联系,忽视对基础性人才给予,对大型规模企业倾斜较多,对中小企业关注比较少。
        3.园区平台建设落后。苏北产业园区、开发区大都由地方政府一方主导建设,缺乏“自然形成”的市场化分工协作及自由选择核心集聚体的发展过程,企业间很难产生分工协作的产业组织联系。苏北的工业园区、开发区中只有少数结合本地资源,如徐州建立在银杏、石膏等资源基础上的开发区,但更多是特色不明显,存在产业同构、恶性竞争的现象,产业主要集中在化工医药、纺织服装、轻工食品等方面。不少工业园区、开发区聚集着大量来自不同产业的企业,产业间的相关度不高,仅仅形成了企业的集聚而非产业的集聚。
        4.重政府政策引导,轻市场机制作用。苏北地区发展产业集聚尚处于初级阶段,国家及地方政府的政策导向对产业集聚发展影响较大。依靠市场规律所形成的市场机制尚不完善,对市场规律的把握和运用程度有待进一步提高。
        三、加快苏北产业集聚与创新发展的几点建议
        1.宏观层面,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加强政策规划引导、健全联席会议制度、设立专项资金,优化苏北地区产业集聚发展环境。一是优化完善规划布局,促进产城互动发展。统筹考虑苏北地区产业布局,制定出台产业发展规划,明确苏北各市产业发展方向和重点,引导苏南地区产业有序向苏北地区转移,推动苏北地区重点产业做大做强,打造一批千亿级产业,提升区域综合产业竞争力。二是健全苏北产业集聚发展联席会议制度,强化统筹谋划和政策协同。定期研究工作推进中的重大决策,督促落实有关政策措施,组织实施重大工程项目,协调解决重大问题;组织开展产业集聚区观摩活动,交流经验,促进项目建设和重点工作落实。三是设立苏北地区产业集聚发展专项资金。一方面支持苏北地区产业园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加快完善各项功能配套,增强园区的集聚力和承载力;另一方面支持园区重大产业项目的招引,对园区引进符合产业定位的重大产业项目按不同标准给予奖励。四是积极培育优良的产业集聚发展环境。支持苏北地区创新土地开发利用方式,鼓励先行先试,着力破解土地难题,对符合国家有关政策和法律法规,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年度计划的建设项目用地,适度增加建设用地指标,提供有效保障;引导各类金融机构加大对苏北地区园区内企业的支持力度,支持中小企业发行集合式企业债券,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2.中观层面,发挥市场“倒逼”作用,推进结构调整,积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增强市场竞争力,推动生产要素向有前景的领域和新兴产业集聚,在转型升级中开拓新的市场。一是坚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倍增发展,进一步调优经济结构。针对苏北地区产业结构“同质化”、“低度化”现象严重问题,加快推进传统产业集团化、国际化、高端化发展步伐,把传统产业链“做粗”、“做长”;通过技术研发、资金保障、政策倾斜、市场培育等手段,全力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把新兴产业“做大”、“做响”。二是培育壮大产业集聚,推动产业载体联动发展。坚持“竞争力最强、成长性最好、关联性最高”的选择标准,结合产业发展基础,每个市优先选择2-3个发展潜力较大、近期能够实现突破的主导产业,研究制定行动计划;选择产业规模大、企业集中度高、投资吸引力强的产业集聚区,发展壮大龙头企业,增强产业辐射带动和产业链引领作用,使之成为产业集群的核心载体;着眼构建区域产业配套体系,突出载体功能,形成区域联动、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协调发展的格局。三是加快产业园区平台载体建设,提升产业集群发展的支撑能力。依托产业园区,培育和发展特色产业集群,加快推进苏北地区新型工业化道路,提高产业特别是工业综合竞争力,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加快东中西合作示范区、中韩(盐城)产业园等园区产业集聚,大力发展轻工、纺织、建材等传统优势产业,积极发展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结合园区产业基础、交通条件、发展潜力与优势等制定符合新型工业化要求、满足集群发展机理的高级化的产业集群发展规划,引导集群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四是以市场一体化为突破口,强化行业协会、商会等非政府社会组织的功能。落实各项改革任务,取消下放更多行政审批事项,使行业协会、商会摆脱原有行政化色彩,成为依法自治的市场主体,进一步优化外部环境,激发发展活力,提升服务水平。
        3.微观层面,发挥企业“主体”作用,强化科技创新能力,加快政产学研合作平台建设,优化整合产业链两端产业发展,推动产业向价值链高端发展。一是引导企业加大创新力度。一方面,加大体制创新力度。鼓励骨干企业、优势企业通过并购、控股、参股等多种方式,重组关联中小企业,形成一批支撑作用明显、拉动力强的百亿级大企业、大集团;引导传统优势产业中的关联企业组建行业协会,成立集团公司,实行分工合作、优势互补,变横向竞争为纵向协作;引导企业按照“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资本股份化”的思路和“产权清晰、股份量化”的原则,加大股份化改造步伐。另一方面,加大机制创新力度。引导企业加快所有者与经营者功能分开,引进职业经理人,解决所有者与经营者内动力利益调节机制问题;引导企业“模拟上市”,按照上市公司的财务制度、资产管理制度来规范企业管理,确保健康运行。二是引导企业加快开放步伐。制定出台鼓励企业高位嫁接、技术进步、人才引进等专项奖励办法,紧抓“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引导企业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和胸怀“走出去”、“引进来”。一方面,加快“走出去”,积极挂靠国内外领军企业,以资源、资产、资本、股份换市场,实现高位嫁接、“借梯”攀高,由大企业的配件供应商向配套协作企业再向子公司发展;另一方面,大力“引进来”,积极引进先进技术、优秀人才和先进管理经验,培育自有品牌和自主知识产权,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三是引导企业家转变思想观念。着力引导企业家树立“合作、共赢”的理念,在更广范围内、更高层次上寻求合作伙伴;树立“船大抗风险”的理念,积极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向价值链高端攀升,不断做大做强;加快建立现代公司治理结构,打造“常青藤”企业,避免企业由于固有家族观念,因人而兴、因人而衰。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