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江苏农业信息化研究基地:推进我省高校科技资源有效转化的瓶颈与对策

发布时间:2019-03-25     稿件来源:《江苏社联通讯》    

课题负责人:张志华

主要参加人:杨小进、金久仁、卢亚楠、杨宝杰、汤柳仙

一、江苏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存在的突出问题

1.科技成果对接产业契合度不高。江苏现有43 个“双一流”建设学科,40%左右与省内产业发展没有直接技术关联;江苏高校优势学科建设工程三期178 个优势学科中,超过40%与省“十三五”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没有直接技术关联。可见,江苏高校学科布局与江苏产业发展布局契合度不高。此外,全国167 个工学类一级重点学科中,我省仅17 个,与江苏制造业大省的地位不匹配。2017 年,全省高校各类基础研究成果达4.81 万项,但实现技术转让的应用科研成果仅678 项。

2.企业承接科技成果转化能力有限。全省企业研发机构建有率在90%左右,但超过50%的企业研发机构没有开展实质性研发工作。2017年,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 比重为2.63%,企业研发经费投入仅占主营收入的1.06%,低于广东和浙江。企业创新投入不足,创新能力有限,承接高校科技资源的能力不强。

3.校企产学研协同创新深度不够。调查显示,我省校企横向开发课题规模不大,专利转让比例不高,单项专利转化金额偏小。“十二五”以来,由我省企业牵头完成的国家级获奖成果共85 项,其中,与省内高校院所合作的仅11 项,占比不到13%。在本次调研中,南京某大学上年度到账科研经费1.69 亿元,但横向经费只有0.29 亿元;南通某大学上年度到账科研经费2.5 亿元,但横向经费只有0.8 亿元。反映出高校科研人员重纵向课题、轻横向课题,与企业合作的意识不强。同时,部分企业创新存在短视行为,不愿在高校中长期投入,常常为申报上级项目或资质(如高新技术企业) 而从高校购买一些实质上没有转化可能的专利(单个专利额度从数千元到一两万元不等),求的是专利数量而非质量。

二、影响江苏高校科技成果有效转化的原因分析

1.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协同性差、效果弱。近年来,政府出台促进成果转化的政策不少,但政策制定主体多元,科技、财政、投资、税收、人才、知识产权、教育等多个政府部门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协同度、联动性不够,导致政策上下衔接和协同推进不足。

2.高校自我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的动力不足。从高校来看,政府和社会对高校办学水平的考核与评价主要集中于人才培养(教学)、学术评价(核心论文、专利数量)、学科发展(ESI 学科排名) 和学校进位(世界排名、国内排名) 等方面,导致自我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的动力不足,主动与企业协同推进成果转化的力度不够、效果不佳。

3.以市场为导向的科技成果转化体制机制不健全。缺乏统一的权威的国家级、省级技术产权交易市场,技术需求、成果供给、中介服务、知识产权等信息挖掘和共享不够,供需对接与转移链条不通畅,缺乏企业、高校、科研人员都信赖的互联互通、开放共享的各类技术资源转移“第四方”服务平台。校企直接对接的平台分散,大多是“一对一”或者“点对点”,而不是“多对多”“网联网”,学校不知道企业想要什么,企业不知道高校有什么,转化行为的发生主要依赖于政府“撮合”。

三、推进高校科技成果有效转化的对策建议

1.树立整体思维,构建政府、高校、企业“三位一体”协同体系。建立政府相关职能部门、高校、企业组成的联席会议制度,协调各主体在科技成果转化中的作用发挥。政府重点做好制度供给、平台搭建和服务保障工作。建议借鉴武汉市设立科技成果转化局的做法,建立省级、市级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委员会或工作小组,健全省级科技成果交易与管理专门平台,确保制度供给和政策落实。高校作为科技成果“供给方”,应主动对标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把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由“自选动作”发展为“规定动作”,引导广大教师主动参与。企业作为科技成果“需求方”,应更加主动对接与企业发展密切相关的高校和科技成果拥有者,提升吸纳技术和转化成果的能力。

2.强化导向机制,发挥政策供给综合发力的联动效应。一是重点支持与产业发展对接度高的学科和专业。注重专业设置和学科建设与产业需求的对接,建议在全省高校新专业设置上,优先审批与省域、市域产业发展密切相关的专业;在省优势学科、重点学科布局上,重点支持与我省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13 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密切相关的学科。二是支持高校改革职称评审和绩效考核制度。扩大高校自主权,支持高校自主设置科技成果职称评价认定和产权收益机制,把科技成果转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作为高校科研人员职务晋升、职称评聘、绩效考核的重要依据。三是试行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流动岗位和弹性编制。对于“双一流”建设高校给予5‰左右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专项弹性编制,其他高校给予3‰左右的专项弹性编制,专项弹性编制既可用于聘用校内人员,也可以用于聘用校外企业人员。搭建以专职人员为主、兼职人员为辅、校内外相结合的技术转移协同工作网络,实现从科技创新、技术研发、成果转化、示范应用到产业化推广的全链条覆盖。四是强化对科技成果评审评奖的约束机制。优化重大科技成果评审机制,强化企业牵头与高校深度参与的重大科技成果转化联合申报机制。

3.实施重点工程,聚焦区域企业技术提升和产业转型升级。推进校企资源共享,培育重大科技成果。出台激励性政策鼓励高校开放各类实验室和研究平台,实现科技资源共享共用,在解决中小型企业没有财力购置大型设备设施的同时,最大限度发挥高校实验设备、科研设施的效用,促进校企深度合作互动;在实现校企资源共享中有计划地培育重大科技成果,走好“最先一公里”;支持高校国家大学科技园和专业化众创空间和孵化器建设,优化大学科技园、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众创社区等各类孵化载体技术转移转化功能,打通“最后一公里”。

对接市场需求,重视科研项目的应用性。在强化理论研究和基础研究基础上,加强应用、实用性研究,加大重大应用课题的组织申报力度。建议政府部门在设立科研项目时,从源头环节加大以市场为导向的立项力度,保证应用性课题不少于三分之二。尤其是在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大数据等关键共性技术方面,要强化可转化性,为成果转化创造条件。鼓励高校教师走进骨干企业,切实与企业深度协同、合作开发,促进科技成果有效转化。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