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江苏产业集群研究基地:促进江苏智能制造 生态体系发展研究

发布时间:2019-11-18     稿件来源:《江苏社科通讯》     作者:杨慧    
  江苏作为长三角地区的核心区域之一,电子信息等产业基础雄厚、优势明显,大力发展智能制造是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推动质量强省建设的重要抓手。

一、江苏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

1.从智能生态体系的核心主体——智能制造企业来看,关键的制造基础技术薄弱,先进的管理技术匮乏。智能制造的技术体系广泛,基础技术包括先进制造基础技术、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技术、智能优化技术、大数据与决策支持技术等。这些技术在江苏的发展水平和难度参差不齐:部分IT 应用技术已经能够紧跟甚至超越国际潮流; 数字化生产装备普及率较高,2017 年达到51%,但关键制造基础技术(如智能装备、智能工艺等) 薄弱,先进的管理技术匮乏,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落后原因在于原始创新能力不足,江苏智能制造的发展目前侧重技术追随和技术引进,基础研究能力不足或与产业应用脱节。而且产业实践积累不足,企业掌握关键制造基础技术需要大量工作积累,实现起来难度较大,尤其是近些年高端人才、技术、资金等难以集聚到制造业的现实国情下,导致积累薄弱。

2.从构成智能生态体系的主体间互联来看,无论是智能制造企业与同行企业、第三方服务商、研究机构之间的横向协同,还是智能制造企业与供应链上下游的纵向集成,都需要实质性地建设和提升。江苏省IT 产业和制造业都具有发展优势,近年来通过实施“企企通”工程、“互联网+小微企业行动”等工程推动宽带网进企业、到车间、联设备,2017 年数字化生产设备联网率超过40%,在工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进展很大。但目前工业互联主要为浅表性互联,很少触及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功能,即海量工业数据的感知、传输、集成与分析。制造企业大多处于独立研发、封闭式管理的状态;制造企业与同行企业、第三方服务商、研究机构、供应链上下游企业间仅限于数据与信息传递,没有实现真正的横向协同和纵向集成。

3.从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利因素来看,各制造行业中小型民营企业数量众多、资源分散,发展智能制造动力小、困难大。江苏制造的一个重要构成和优势特征是拥有数量众多的中小型民营企业。这类企业运营极其关注竞争力要素(成本、质量、速度或服务等) 的培养,而智能制造能否带来以及带来何种竞争优势无法在短期内凸显,这就削弱了中小企业发展智能制造的直接动力。回顾上世纪90 年代,CIMS (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 工程的推动就是以国有大型企业为主导,主要依靠政府示范工程专项拨款,再加上自身雄厚的资金投入才得以完成。中小型企业至少延迟十年才产生内在需求,自发投入资源进行信息化建设,建设水平和程度也参差不齐。相较于信息化过程,企业制造的智能化过程需要更为长期和巨大的投入,这对于财力、人力、物力资源分散的中小型企业无疑是巨大的困难。

4.从地区经济发展的资源优势来看,江苏是人才大省、教育大省,但是智能制造需要的分层次、跨学科、跨领域、跨行业的复合人才缺乏。在人才培养和储备能力上,我省有高校167 所、高职专科学校89 所和中职专业学校543 所,科教资源丰富;传统制造行业也已经积累大批管理和技术人才。但是智能制造所需的各层次人才匮乏,产业规划层面,缺少能制定智能制造标准和相关法律法规的高级专业人才。企业管理层面,缺少具有前瞻思维的行业领军人物,缺少面向智能制造的生产运营、市场营销、财务管理、人力资源等专业管理人才。企业技术创新和应用层面,缺少进行智能制造技术开发、改造和应用服务的专业技术人才和一线技能人才。目前大学招生计划和培养目标的制定与产业需求脱钩,江苏中考分流制度使大量生源进入中高职系统并选择会计、金融等专业,大量青年涌入人力密集型服务行业,未来一段时期难以向江苏制造业充分输送智能制造型人才。

二、促进江苏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发展的对策建议

1.将我省智能制造的关键基础技术和共性技术创新作为长期首要任务,政府作为多重责任主体严抓落实。政府在基础研究与技术创新工作中应承担多重角色和责任,作为规划者,要根据我省智能制造发展趋势和需求,规划重点技术领域。作为资助者,应有计划、有选择地资助大学、科研机构和优势企业等承担此类基础性研究。从资助方式上,可以采用直接经费资助,或采用税收激励等优惠政策间接刺激企业和其他渠道投资研发。作为承担者,政府直接所有的研发机构或实验室体系,应当与大学、科研院所、企业界研发机构形成分工、合作与竞争的关系,承担战略性、前瞻性的研究任务。作为管理者,通过制定法律法规、税收和人才奖励等政策管理其它研发主体的活动。例如,通过法律、法规和标准,管理和监督科研经费的合理使用,明确知识产权,提高研发主体的积极性。

2.推动IT 产业与制造业双向整合提升工业互联网建设,从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的形式互联,向实现深度融合为目标的功能互联推进。政府可通过智能制造示范项目的遴选和建设,选取龙头制造企业与IT 企业作为培养与资助重点,探索我省新型工业数据平台的规划、开发及推广应用。而且GE 公司Predix 工业互联网业务面临的困境与变革说明工业互联网建设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优势企业的先导作用重要,但更需要政产学研协同,集中社会力量和资源推动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建设和应用。这需要我省及各地市新近成立的各智能制造产业联盟发挥实质性作用, 加强政、产、学、研、用等相关企事业单位之间的联合以及联盟成员间的深度合作,继续推进和提升网络基础建设和数据平台建设,探索和推动协同设计、个性化定制、系统制造、远程监控、智能产品服务等新型制造和服务模式,支持形成若干个在全国具有影响力和引领性的工业互联网示范企业。

3.推动和吸引广大中小型民营企业进入智能制造生态体系,扶持龙头企业纵向牵引中小企业形成智能制造产业链,横向集聚中小企业资源形成智能制造产业集群。在2015 -2018年公布或公示的全国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中,江苏已有20 家企业入选。围绕这些龙头企业的智能制造优势,应进行系统性和全局性规划,通过政策引导和资源投入,深度发挥龙头企业的纵向牵引和辐射作用,吸纳上游供应商、配套生产企业、代工企业、软硬件技术提供企业形成智能制造产业链。发挥江苏制造业产业集群发展良好、制造业产业园区(或基地) 建设基础好的优势,推动产业园区(或基地) 的整体转型升级,从基础设施到电子商务应用建设、从智能产品的开发到智能制造过程的引入与提升等全方位工作应实现园区总体规划、企业间横向协同,以此方式集聚中小企业资源形成智能制造产业集群。

4.企业培训、院校培养、外部引进三措并举,保障智能制造所需各层次专业技术、技能和管理人才的培养、输送和储备。一是企业培训。鼓励和支持智能制造企业同社会资本或各类院校合作成立专业人才、技能人才培训基地(或培训项目),通过定制化培训,促进现有技术、技能人才转型升级,以适应企业转型升级需要。二是院校培养。通过调整和改革现有培养体制,面向智能产业需求,为其输送跨学科、跨领域的智能制造工程师和研发人员,以及懂理论、会操作的应用技术服务人员和技能型工人。三是外部引进。要鼓励和支持企业、高校、科研院所针对我省紧缺的智能制造高端研发和应用人才制定专项人才引进政策和激励机制,从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吸引人才为我省服务,抢占智能制造的人才高地。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