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推动江苏“县域经济强”向“省域经济强”转化

发布时间:2019-04-08     稿件来源:金融界     作者:刘志彪    

  回顾江苏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历程,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是一大特色和亮点。如何在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的大背景下,更好发挥江苏县域经济强和园区经济好的优势,进一步提升区域经济整体竞争力,推动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既是现实挑战,也是发展路径的创新和探索,值得深入思考和探究。

一、江苏县域经济优势尚未转化为省域经济整体优势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共有24个县(市)GDP突破1000亿元大关,其中江苏独占9家,占比超过了1/3。在县域经济总体排名中,苏南双雄昆山市和江阴市继续并驾齐驱,执全国县域经济发展之牛耳,两地也是目前全国仅有的GDP超过3000亿元大关的县市;继昆山和江阴之后,张家港市和常熟市GDP也超过了2000亿元,分列第三、第四位。江苏GDP超过1000亿元的县市达到9个,相比而言第一经济大省广东却没有一个县(市)进入千亿县行列。另外,在2018年全国百强县排名中,排名前4位全部来自江苏,排名前10位中江苏占了6家,县域经济实力和竞争力之强可见一斑。

  但就整体而言,江苏省域经济优势并不明显。从区域经济总量看,2017年广东省GDP总量依然占据全国首位,达到89879.23亿元,同比增幅达7.5%;同期江苏GDP为85900.9亿元,同比增幅7.2%,总量与广东相差3978.33亿元,且增速比广东低0.3个百分点。从公共预算收入看,2017年,广东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1000亿,占GDP的比重为12.2%;同期江苏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8000亿,占GDP的比重为9.4%,且江苏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幅比广东低6个多百分点。从城市竞争力看,2017年全国城市GDP十强中,江苏仅有苏州入围,排名第七位,而广东省有深圳和广州两市入围,分别排名第三、第四位;苏州与深圳的GDP差距达到了5286亿元,南京与广州的GDP差距达到了9785亿,相比而言城市整体竞争力依然较弱。从产业结构看,2017年,江苏第一、二、三产业实现增加值4076.7亿元、38654.8亿元、43169.4亿元,分别增长2.2%、6.6%和8.2%,三次产业增加值比例为4.7∶45.0∶50.3;同期广东第一、二、三产业实现增加值3792.40亿元、38598.55亿元、47488.28亿元,分别增长3.5%、6.7%和8.6%,三次产业增加值为4.2∶43.0∶52.8,产业结构明显优于江苏。从区域创新能力看,截至2017年底,江苏拥有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1.3万家,远低于广东的3万余家;2017年,全国区域创新综合能力总体格局发生明显变化,江苏保持了9年的全国第一位置被广东超越,区域创新能力退居全国第二,2018年又被北京超越,退居全国第三。2017年,江苏发明专利授权量为41518件、PCT专利申请量5069件,同期广东为45740件、26830件,创新质量领先于江苏。从社会融资额看,央行最新发布的2017年地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表显示,广东省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21万亿元人民币,居全国第一位,同期江苏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52万亿元人民币,居全国第二位,差距达到6900亿元。从优势企业看,世界五百强企业广东占11家,江苏仅有4家;在A股和港股IPO的新上市公司,广东有113家,江苏仅有68家;2017年,广东上市公司总市值高达14万亿,而江苏仅有4万亿。截止2017年底,江苏省独角兽企业共6.5家,广东省独角兽企业共19家,江苏与广东在由信息技术革命带动的、以高新技术产业为龙头的新经济、庞大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群体、与新经济发展环境结合紧密度、平台型企业等方面存在明显差距。从区域人才结构来看,2017年城市人才竞争力指数排名[1],北京、深圳、上海、广州、杭州、南京、武汉、成都、苏州、长沙位于前十名。江苏虽有2个城市入选,但在人才规模指数、人才创新指数、人才发展指数、人才效能指数排名上,与北京、上海和广东差距较大;各省市国际人才规模指数上海位居第一,北京紧随上海位居第二,广东和江苏分列第三、四位。总体而言,江苏县域经济优势尚未转化为整体竞争优势。

二、造成这种现象的深层次原因分析

  省域经济的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是在产业、资源、需求、企业、科技、政府、环境等众多因素影响下运行的。从系统科学的视域看,县域经济与省级经济两者之间是子系统与系统的关系,被包含与包含的关系,子系统之间往往会存在相互作用、相互制约的关系,因此,子系统(县域经济)的优势在系统耦合过程中无法涌现出系统(省级经济)整体的优势。就我省而言,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是区域自主创新能力不强,产业布局雷同,特色产业不够突出。虽然南京、苏州等多个地市提出了“创新名城”、“聚力创新”等战略规划,但是在自主创新方面,由于资金不集中和人才不汇聚等原因,我省依然缺乏有影响力的自主品牌和核心技术,产业发展层次不高,主导产品多为劳动密集型产品,参与国际竞争优势主要建立在廉价劳动力和优惠政策上。高新技术领域关键技术创新突破力度不足,高新技术产品科技含量不高,尚未真正形成大批具有影响力的自主创新企业。在产业分工上,区域间产业雷同比较严重,绝大多数地区特色产业不突出。当前,我省发展重点主要放在现代服务业、高科技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高端产业,其重点方向是正确的,但区域产业分工不够,发展重点不突出,大部分地区仍然注重短期效益明显的产业,区域内产业同构现象普遍。在产业结构上,一方面,我省县域经济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全社会总就业人口比例普遍偏高,管理、技术和知识等高端人才占比偏低,产业高度化水平有待提高;另一方面,我省县域经济产业内部结构有待进一步调整,苏南区域制造业需不断向智能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转型升级,苏北区域制造业则需加快淘汰高污染、高能耗、高危险等“三高”落后产能。在特色产业布局方面,我省总体规划力度不够,各市县多以自由探索为主,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智能制造”、“物联网”、“软件谷”、“液晶谷”、“现代循环农业”等热门产业遍地开花,此外,江苏拥有全国最多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但这26家园区的发展规划多以“大而全”为目标,缺乏“专而精”的特色产业发展布局,因此,各子系统在探索和运行过程中,系统总耗散度偏高,直接影响了系统总体的运行效能。

  二是中心城市辐射作用偏弱,发展资源分布分散,集聚统筹不够。作为系统运行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省南京、苏州等主要城市的首位城市作用偏弱,对于周边市县的产业带动、人才输送等辐射效应不足。首位城市是系统结构中的核心要素,事关全局,影响深远。具体而言,南京2017年GDP占全省GDP的比重为13.6%,与浙江省首位城市的影响度(杭州为24.3%)差距较大,并且在全国27个省份中仅高于济南(9.9%),位列倒数第二。此外,中心城市辐射作用不明显,一方面是受限于自身经济发展,行政区与产业园区、经济开发区的相互割裂,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产业集聚效应,直接导致区域发展资源分布分散,集聚统筹力度不够;另一方面也源于县域经济的竞争,外围的乡镇、县城与中心城市基本都是竞争关系,随着工业用地产出的相对降低和环境等方面因素,中心城区纷纷主动“退二进三”,而退出的第二产业主要转移到中心城市周边的小城镇或县城。在城镇体系上,由于省内各城市之间在文化、历史、区位、资源等方面存在一定的相似性,长期以来区内城市功能定位与职能分工不明晰,各城市较难充分发挥自身条件和特色,尚未形成合理发展梯度,城市间联系松散,存在经济同构化和同质竞争问题,区域核心竞争力受到影响。

  三是区域合作交流不畅,存在恶性竞争,协调合作机制亟需完善。省级经济转型发展的关键之一在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扩展不同县、市之间的合作领域,提高合作的水平与层次,提升县域经济子系统之间的合作效率,促进区域一体化发展程度。目前,受限于行政区划限制,各地方政府追求经济的高速发展,特别是县级政府,更加关注自身利益的获取,政府之间竞争激烈,突出表现在项目竞争、人才竞争、政策竞争等方面,导致各自为政、分工不明、规划矛盾、过度竞争等一系列问题,影响区域经济整体协调发展。具体而言,在合作体制机制上,合作方式还较传统,缺乏重大突破和创新;在合作着眼点上,各地政府多关注眼前利益,希望各类要素向本地有利方向流动,忽视了整体利益最大化带来的长远利益;在合作领域上,合作平台和合作专题数量较多,进展较快,但存在一定的职能交叉,缺乏合理有效的统筹监管。而在金融、市场部门的合作还出于自发状态,体制机制还未形成,合作协调机制的不完善致使区域合作资源浪费、力量分散,较难形成合力。如在环保、能源领域,都希望利益自己多一些,污染消耗别人多一些,有效的整体合作较难实现。

三、推动县域经济强转化为省域经济强的对策建议

  区域发展不均衡不协调,是“强富美高”新江苏建设亟需补齐的短板,亟需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势,突出聚合、融合、整合、耦合,扬县域经济强之长,着力实现县域错位发展、协调互动、有机融合,打造省域整体协同发展优势。

  一是突出聚合,构建资源要素强磁场。着力破除区域间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各种体制障碍,打破县域行政边界限制,推动资金、技术、管理、人才等要素资源在省域范围内合理流动和高效聚合,进一步提高创新要素流动的顺畅度和效率。强化经济区域化发展,弱化行政区的差别,采取区域性的经济考核举措,如昆山太仓的一体化发展考核、江阴靖江融合发展考核,促进资源在更大范围内有效配置。发挥优势区域的“虹吸效应”和“外溢效应”,进一步增强资源聚合度,引导资源要素科学合理配置,促进各区域特色发展、差异发展、协调发展、联动发展。发挥重大项目和平台在区域创新发展中的引领作用,以重点高校、国家级平台、重大科技创新载体、重大项目等为依托,打造支撑创新发展的核心平台载体,放大平台集聚效应,推动区域提升整体突破力和向心力。加快建设技术产权交易市场、人才信息平台、金融资本对接平台、知识产权运营交易中心等资源聚合平台,集成价值评估、中介服务、经纪服务等资源,加快建立顺畅的资源流动体系,促进各类发展资源有效聚合。促进区域人才有效聚合,鼓励南京高校科研院所顶尖研发人才通过挂职、柔性引进、企业工作站的形式流动至高端制造业密集区,在全球范围选聘一流领军人才担任项目经理,系统培养一大批产业关键领域优秀创新团队,更大力度集聚全球创新资源,打造世界级人才聚集的高地。

  二是突出融合,增强产业发展新动能。积极对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等国家战略,跳出地域空间的硬约束,做好区域互补、跨江融合、南北联动大文章,构建一体化发展新格局。发挥扬子江城市群科技水平领先、产业体系完备的综合优势和百强县的支撑带动作用,从省级层面统筹推进区域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产业融合、平台共建,通过有效的跨界融合、跨区域融合,使县域经济强的优势在更高的平台和更广的区域得到更有效发挥,形成更强大的竞争优势。强化生态互补,推动跨区域交互融合,鼓励县域合作发展、结对帮扶,实现资源、产业、人才等方面的优势互补、融合发展。加快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以城际铁路和民航为重点,完善长三角城际铁路网规划,加快建设以机场为核心的综合交通枢纽,积极推动高铁和城际轨道交通接入重点机场,补齐区域融合发展的基础设施短板。充分发挥互联网集聚效应,实现区域之间的无缝连接,比如在推动软件产业发展方面,可支持有条件的地区建设一批虚拟软件谷,集成对接南京雨花软件谷资源,以资源融合实现产业发展优化配置。比如在产业融合方面,要大力推动互联网与制造业、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充分发挥数字经济的拉动能力、融合能力及催化、集成作用,跨越县域区域对产业发展的限制,推动产业跨地域融合,支持苏宁云、徐工信息、紫光云引擎、无锡华云等平台,实现跨行业、跨领域、跨区域赋能,有力地推动区域产业一体化发展和协同创新升级,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基地。

  三是突出整合,推进省级整体战略实施。回顾历史,江苏省域的整体发展战略缺乏强力的推动,如苏南自主创新示范区、苏锡常都市圈建设等。新的科技和竞争态势下,要树立系统化思维,更加注重发展战略的整体性,全面落实“1+3”功能区战略,充分发挥各地比较优势,从全省“一盘棋”的战略层面进一步明确各区域发展的总体思路、方向和定位,推动各地区差异发展、特色发展、协调发展。更加注重区域政策的互补性,加强省级层面的政策整合,对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地区给予差异化的政策支持,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缩小区域发展差距,推动区域协同发展。更加注重产业发展的整体性,从省级层面加大区域产业互动和资源整合力度,完善区域产业链布局调整,由区域同质竞争转向区域产业链协同发展,进一步增强对产业链、价值链和创新链的自主控制能力。苏南地区的技术、资金与苏北、苏中欠发达地区相对廉价的土地、劳动力、原材料等要素相结合,引导产业在县域之间合理转移,推动产业链、资金链、创新链、服务链交互对接,加快形成一批千亿级高新技术特色产业集群。更加注重区域发展的互补性,南京、苏州、无锡等地区要提升科技创新,大力发展电子信息、节能环保、医药、新材料、物流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南通、镇江等地区重点发展建筑、船舶与海洋工程、电动工具、生物医药、纺织等特色产业,依托自身比较优势,错位竞争和辐射苏北。苏北地区加快新型工业化进程,提高承接苏南先进产业向苏中苏北转移的能力,初步形成以沿江、沿海带动陇海经济带,以产业转移促进转型,苏南、苏中、苏北区域协同和持续发展的局面。更加注重区域创新的生态性,在省级层面加强创新政策的协调,消除创新政策、资金、空间的碎片化问题,强化创新政策的整体效能,通过政策协调和政策整合,加快完善创新要素价格形成机制、创新人才引进和流动机制、创新要素流动收益机制、创新链条的全面服务支撑体系,为创新活动创造良好的内在支撑条件和外在良性环境,加快构建竞争力强的创新生态体系。

  四是突出耦合,促进区域协同共进。协同推进扬子江城市群建设,形成市域经济耦合发展网络,提高中心城市共享性和开放度,形成不同层次的城市功能定位,把县域经济强引向更大区域的功能强、服务强、协同强。加快构筑多级城市体系,进一步强化核心城市的辐射作用,着重提升以南京、苏州为核心的都会核的综合服务功能,完善城市群发展格局。加快推进南京都市圈、徐州都市圈和苏锡常都市圈建设,把县域经济的优势与都市圈的发展更好耦合,实现协同共生,让其内在的协同机制迸发出更大的动能,营造创新创造的高峰。发挥苏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基础优势,结合产业高端发展需求与区域发展实际,进一步强化区域协同性、联动性和整体性,打造更多依靠内生力量的创新发展示范区。发挥百强县集中区域的特色和优势,谋求内在机制上的资源耦合,形成更大区域的竞争优势,带动产业升级和发展。进一步提升南京发展首位度,发挥南京科教创新资源优势,着力构建市场化配置创新资源的动力机制,有效集成推动科技创新的政策举措,加快布局科技创新中机制创新的新方向,全面增强科技创新动力活力,成为比肩深圳和北京中关村的创新高地。更好发挥苏州、无锡城市发展特色优势,逐步实现与周边节点城市联动发展,实现中心城市、节点城市以及周边县域的互补互促、耦合联动,形成江苏省域经济整体竞争优势。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