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六大建设 | 文化建设 | 科教人才

守正创新,培育好一代新人

发布时间:2019-03-04     稿件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杨频萍 王 拓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教育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忽视。”“把立德树人融入基础教育各环节,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教育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就推动教育发展的重大问题,发表一系列重要讲话,对“培养什么人”给出明确答案。就如何守正创新培养好一代新人,出席全国两会的江苏代表委员们积极献计献策。

  促进学生综合素养全面提升

  “习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所提出的‘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一要求,为我们指明了教育工作的根本任务和方向目标,我们要进一步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促进学生综合素养的全面提升。”经过长期的深入调研,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淮阴中学校长、党委书记皇甫立同发现,部分中小学在教育教学实践中,还存在“重智育、轻劳动教育”的现象。主观上,家长们舍不得让孩子劳动,客观上,较重的学业负担也让孩子没时间和精力劳动,导致孩子们的劳动观念、劳动意识、劳动技能都比较缺乏。

  他提出突出加强基础教育阶段劳动教育的建议:“我们培养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绝不能整天埋首书堆,也要让他们亲近劳动者,走进农村,走进田野,走进生活,体会劳动的甘苦,收获劳动的快乐和智慧。因此,我们要努力补上劳动这一课,可以通过健全和完善劳动教育课程、促进学科教学与劳动教育的有机融合、开辟校内外劳动教育实践基地、构建推进劳动教育的考核制度等方式,推动中小学劳动教育全面开展。”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成长方式,这一代人今天的成长方式就是国家明天的核心竞争力。”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说,有统计显示,一些城市中80%的学生在课外机构补习,而其中又有80%的学生是在接受两门及以上的文化课补习。这是一个真正令人忧思的“成长现象”!集中整治补习机构之乱象,必须从育人模式上找到解决顽瘴痼疾的根本策略。他认为,学校考试过多地关注学科的碎片化知识,受此影响,教学活动变成了“反复操练”,考试评价也变成了“记得牢、答得出”的“解题比赛”。这种围绕“记忆力”打转的教学模式、评价方式,为反复操练的补习应试机构提供了“应运而生”的环境。

  个性成长需求的多样化与学校课程供给有限性冲突如何化解?唐江澎认为,应该借鉴深圳等地的成功经验,建立课程类公共服务产品政府购买机制,探索“政府向社会购买优质课程供应学校,学校依托校内资源支持课程实施,家长合理分担部分课程成本”的课程供给形式;这样一来,把一些优质的课外机构从机制上转化为优质课程的供给中心,从根本上解决学校师资短缺、课程单一的现状,为“适合的教育”提供可选择的“适合的课程”。

  大学人才培养需由“窄”变“宽”

  “大学人才培养要适应社会的变化,大学生不仅是专业人才,更需要全面发展。”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校长吕建告诉记者,他今年提的建议是大学生人才培养的三个“转变”,首先是人才培养从“窄”口径向“宽”口径的转变,人才培养有共性更要有个性,“举个例子,现在很多大学生开始选修第二专业甚至第三专业,学校可以做好支持服务,在毕业证书上对其学习经历有所体现,一个证书上可以有不止一个专业,国家也应在制度上予以支持”。第二是从“教”向“育”的转变,加强“育人”力度。“过去我们说高校所有教授都要上课堂,其实所有教授还都应该上‘育人课’,学生的成长不仅仅在第一课堂,课余也应有老师们参与的身影;另外,我们希望在国家层面上,能够按照德智体美劳的分类建立一些第二课堂的平台,与我们校内的平台相结合,起到引领示范的作用。”第三个转变,就是从“松”到“严”的转变,目前本科基本没有淘汰机制,操作上也有不少难度,吕建建议,结合中国目前状况,打通本科和专科,考虑“本降专”制度,“基本理念并不是淘汰学生,而是激发学生的积极性”。

  全国政协委员、南通大学校长施卫东说:“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高校要根据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特点,推进课程革命,加快智慧教室、慕课、虚拟仿真实验项目建设;落实网络思政要求,提高网络思政能力,不断提升立德树人成效。”

  探索毕业答辩与学位答辩分离

  研究生教育是国民教育的顶端,承担着“高端人才供给和科学技术创新”的双重使命。全国人大代表、民盟江苏省委副主委、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表示,保证研究生质量的第一关,是“严守”研究生的入口质量。“过去由于研究生招考,有一种形式是各学校独立命题,不仅问题频发,也难以控制研究生的入口质量。”他建议,推进研究生招生体制改革,应从招生考试入手,保证生源质量。“招生考试中,各学校独立出卷命题的研招考试,应加强管理和问责。未来可按照地区、学校类型、学科大类进行统一命题,最终逐步过渡到全国一张卷。如果全国一把尺子,设置统一的入口门槛,那么各高校片面增加博士授权单位数量、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的冲动就会得到有效抑制。”熊思东说。

  熊思东还建议结合学生情况设计新的制度,毕业答辩和学位答辩分离,学生可以两个答辩合二为一。苏大对于学生延迟毕业,首创了毕业答辩与学位答辩分离。过去学生毕业通常只有一场答辩。苏大允许学生在现有水平达不到博士学位的授予条件下,先通过毕业答辩拿到博士毕业证去就业,同时学校出台政策鼓励学生回到学校,达到获取学位的学业水平,完成学位答辩。“实行毕业答辩与学位答辩分离,过去在第一时间授予学位者从99%降到现在的50%,最终拿到学位者占80%-90%。”熊思东说。

  研究生创新人才怎么培养?“科研像游泳一样,优秀的人才是在科研氛围中‘泡’出来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认为,研究生教育最核心的是让研究生去做具体的创新研究工作,科研、创新不是教出来的,而是练出来的。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