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动态

《金陵全书》传承文脉 为2500岁的南京“祝寿”

发布时间:2019-02-25     稿件来源:新华日报    

  盛世崇文,太平修典。《金陵全书》自2009年开始编纂出版,至2019年已整整走过十周年的历程。十年来,《金陵全书》不仅是南京、江苏乃至我国优秀传统文化挖掘、整理、弘扬和发展的一项重要文化工程,更是我国历代文献典籍化身百千的一个典型实例。

  金陵文脉源远流长存世文献近万种 

  南京素有“六朝古都”“十朝都会”的美誉。承前启后、存亡续绝,这片土地上孕育了丰富多彩、兼容并蓄的“南京文化”,其中以灿烂的六朝文化、绮丽的南唐文化、磅礴的大明文化尤为令人瞩目。

  然而,由于历史上的兵燹战乱和风雨侵蚀,南京历史上的辉煌成就以物质文化形态留存下来的相对较少,更多的是以记忆遗产的形式保存在图书典籍之中,这就是珍藏着南京这座古都文化乃至中华文脉有机组成部分的宝库——南京文献。

  以六朝葛洪《抱朴子》、刘义庆《世说新语》、萧统《昭明文选》、刘勰《文心雕龙》、范晔《后汉书》、陶弘景《肘后备急方》、钟嵘《诗品》,唐朝许嵩《建康实录》,南唐李璟、李煜《南唐二主词》,宋朝周应合《景定建康志》和马令、陆游《南唐书》,元朝张铉《至正金陵新志》,明朝礼部《洪武京城图志》、胡正言《十竹斋书画谱》,清朝吴敬梓《儒林外史》、孔尚任《桃花扇》、陈作霖《金陵琐志九种》等为代表的南京文献,是世世代代的南京人乃至华夏子孙智慧与启示的结晶。

  南京文献绵延不绝,其数量之巨、内容之广、版本之多、价值之大,令海内外专家学者为之惊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保存下来不同版本的南京文献近万种,其数量在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中独领风骚。

  时至今日,流传下来的南京文献典籍分散收藏在各地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甚至流散海外,除了少数文献经过重新出版之外,大多数文献长期束之高阁,鲜有人问津,而广大读者想要查找阅读这些散见的地方文献,十分不便。这些前人留给我们的文化瑰宝,其资治、存史、教化、育人功能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挥。

  新世纪以来,中央对文献整理出版工作一直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负责制定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江苏也于2017年启动了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其成果是《江苏文库》。在此背景下,对南京历代流传下来的文献典籍进行系统整理出版,不仅可以满足广大读者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同时也可以使南京优秀传统文化化身百千,发扬光大。

  方志史料文献档案,四个脉络梳理南京典籍 

  2009年,南京市委、市政府正式启动南京市重点文化工程《金陵全书》的整理出版工作。在南京市委宣传部的直接领导下,由南京出版传媒集团南京出版社与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南京市档案局(馆)、南京图书馆,以及国内外的相关图书馆和档案馆通力合作,将南京历代流传下来的作品分为“方志”“文献”“史料”“档案”四个系列,进行全面、系统、完整的整理并影印出版。

  首先确立标准,摸清家底,成立了《金陵全书》编辑出版委员会,聘请了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资深教授蒋赞初先生、茅家琦先生,南京博物院原院长梁白泉先生担任特聘学术顾问,对编纂出版工作进行宏观指导。《金陵全书》专家组则聘请了贺云翱、范金民、程章灿、胡阿祥、夏维中、江庆柏、徐忆农、王明发、杨永泉等知名专家学者,给予具体指导并承担具体工作。

  南京的文献典籍不仅数量多,且内容广,对于流传下来的南京文献,如何合理分类?采用点校出版还是影印出版?凡此种种,成为《金陵全书》编纂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专家认为,传统的经史子集分类固然有其独特的优势,但是,时代在发展,文献典籍的内涵在扩大,我们既要传承文化,更要发展文化。经过集思广益,反复论证,决定将民国档案纳入《金陵全书》之中,开创了民国档案纳入文献典籍整理的先河。最终,确定《金陵全书》分为“方志编”“史料编”“文献编”和“档案编”四大类。

  在《金陵全书》编写框架和呈现方式确立后,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相关文献典籍和档案分别收藏在全国各地数十家单位和部门,编纂出版工作小组成员按图索骥,“上穷碧落下黄泉”,先后与相关收藏单位联系,使得《金陵全书》的编纂出版工作顺利推进。值得一提的是,一些长期束之高阁的孤本、珍本和内部印刷本,因《金陵全书》的收录,在尘封千百年后得以一露真容。如,《景定建康志》是南京现存最早的官修志书,其编撰体例为后世广泛沿用,《金陵全书》采用南京图书馆馆藏金陵孙忠愍祠仿宋刻本,首次原大影印出版;《南京大理寺志》为明嘉靖孤本,仅存卷六、卷七,珍藏在宁波天一阁,也是首次面世;1948年底至1949年初,为配合解放南京、管理南京、建设南京,中共领导下的华东中央局社会部(化名“江南文化研究会”)组织编印的《南京调查资料》22册、第二野战军组织中共南京地下党以“书报简讯社”名义编印的《南京概况(秘密)》(上下册),都是首次通过《金陵全书》得以重见天日。

  出齐400册为2500岁的南京“祝寿” 

  截至2018年12月《金陵全书》已出版245册,完成了总出版规划册数400册的二分之一以上。

  目前已经出版的《金陵全书》245册,包含甲编方志类、乙编史料类、丙编档案类三大类,形成了十个完整的体系,创造了南京优秀传统文化整理史上的“十个第一”,包括第一次将南京历代府志系统地搜集整理出版;第一次将南京历代上元、江宁、六合、江浦、溧水、高淳县志系统整理出版;第一次将南京历代山水、园林、寺庙等专志分门别类汇集整理出版;第一次将南唐的史料系统汇集整理出版等。

  2019年,在《金陵全书》编纂出版迎来十周年之际,《金陵全书》的第四大板块——“文献编”的编纂出版工作正式启动。“文献编”主要收录非南京主题和内容的作品,它们要么是南京人编写的,要么是在南京编写的,要么是在南京刻印的。“文献编”与“方志编”“史料编”“档案编”环环相扣,相互补充,形成一个完整的有机统一体。

  《金陵全书》按照现在每年20册的出版速度,400册全部出齐大约还需要8年时间。届时,这套皇皇巨著将成为南京建城2500年(公元前472—公元2028)的献礼之作,以下的一串串数字将永久地刻在南京历史文化的丰碑上:总册数400册,总字数3.2亿字,总页数32万页,总厚度20米……

  《金陵全书》十周年出版历程,堪称是南京和江苏当代文化史乃至我国地方传统文献整理史上的里程碑。它的编纂出版,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传承、弘扬和发展树立了一个成功的典范。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