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动态

《国际城市发展报告(2019)》发布

聚焦丝路节点城市
发布时间:2019-04-18     稿件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4月18日,《国际城市蓝皮书:国际城市发展报告(2019)》在京发布。总报告的目光聚焦到“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关键性中观主体——“丝路城市”,通过对“一带一路”沿线城市的扫描,为地方层次和企业层面的各种交往提供指引。更新版的“丝路节点城市2.0指标”将视野扩大到了全球138个国家的351个城市,并识别了52个不同层次的节点城市。

  丝路节点城市是“一带一路”沿线城市网络中资源集聚力较强和发展主动权控制力较大的城市。构建丝路节点城市2.0(指数)有助于科学识别丝路节点城市,甄别“一带一路”早期投资和撬动全局发展的优先区域,为中国企业、城市政府践行“一带一路”倡议提供“探照灯”。报告在丝路节点城市1.0(指数)的基础上,通过扩充样本城市、改进评价方案和分析方法等,升级为丝路节点城市2.0(指数)。根据指数得分,共识别15个重要节点城市、11个次要节点城市、26个一般节点城市和108个潜在节点城市。建议未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持续以“丝路节点城市2.0”为抓手和支点,结合产业链布局,共建园区建设,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进入全面实施新阶段。 

  蓝皮书指出,丝路节点城市20强显示,城市间分化小,区域分化凸显。新加坡的丝路节点城市指数得分为全样本城市最高,为60.12,其余排名前5位的城市分别是泰国的曼谷、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俄罗斯的莫斯科、德国的汉堡。前20位城市全部来自亚洲和欧洲,其中亚洲11个,以东南亚居多,为6个,欧洲9个,其中东欧和西欧分别4个。 

  此外,蓝皮书23篇专题报告介绍了全球范围得到广泛关注的最新城市战略部署和最佳实践。 

  第一,城市创新。创新特别是科技创新已如此之深地左右着城市动力,以至于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今天所有城市的发展以及所有的城市发展都是创新城市发展。伦敦以制订市长路线图的行政高度来指导智慧城市建设的深化实化;匹兹堡则极其高调地定位“全球创新城市”(Global Innovation City),试图彻底扭转“绣带城市”的印象,打造美国新一代经济高地。 

  第二,城市经济。经济是城市发展的重头戏。老牌国际咨询公司科尔尼从商业视角持续观察全球城市动态已有10年之久,不得不感叹于一批中国城市的潜力释放。新兴市场城市迪拜、华沙都在新近提出了面向2030年的城市整体规划或工业部署,新的竞争已然上演。 

  第三,城市社会。公正、融合、老龄化、健康问题日益成为城市“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致命威胁,世界卫生组织以及悉尼、伦敦分别从“老年友好城市”“创新街区”“最适宜步行城市”等不同方向提供有益的指导和经验。 

  第四,城市文化。各民族文化之间,无先进、落后之分。那么城市文化呢?至少有重视程度上的差异。大到纽约,刚刚公布了建城以来首个文化规划《创造纽约》;小到日本的三线城市金泽,观念先进到强调通过文化生产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有关城市公共文化投资的16个城市的跨国比较,反映了“税收减免”或“财政激励”等间接公共文化资金干预手段对城市文化事业的发展愈加重要。 

  第五,城市生态。“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明确设定了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为此,不仅联合国启动了全球性进展评估,伦敦、纽约等顶级全球城市也致力于担当引领责任。报告介绍了伦敦的“2050最绿色全球城市”部署和纽约市面向低碳未来的建筑改造规划。 

  第六,城市治理。人口流动、社会流动既是城市活力的保证也是城市治理的挑战。报告着重介绍了难民潮、移民潮背景下的西方城市发展趋势、美国大都市区中产阶级持续萎缩态势以及欧洲城市促进市民就业技能提升的积极做法。 

  第七,城市空间。区域政策已正式升级为与财政、货币和投资政策等量齐观的中国四大公共经济政策。国际上,如何释放中心城市增长极效应、增进平衡发展同样是重大命题。为此,联合国人居署专门提出新方案引导城乡互动协调,亚洲开发银行则大力推动大湄公河次区域走廊城市发展。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