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观点

冯维江:抹黑中国的卑劣之举注定徒劳

发布时间:2022-08-23     稿件来源:《光明日报》(2022年08月23日16版)     作者:冯维江    

  近年来,美国一些人热衷于在各种场合抹黑中国体制,渲染“中国威胁”,干涉中国内政,攻击中国内外政策,试图纠集内部和国际上的“共识”来对华全面遏制打压。这些人的“表演”剧本陈旧、套路老气、演技蹩脚、性质卑劣,但有其国内外利益集团的唱和以及部分受蛊惑的普通民众的观看,这些人反复粉墨登场,可能在世界上煽风点火、制造矛盾、挑起纷争,恶化国际社会特别是亚太地区的发展和安全环境。谎言重复千遍也不能取代真相。揭开谎言背后的隐含逻辑有利于更好彰显真相,维护公道正义的国际秩序。

  攻击抹黑中国经济体制的谬误和事实真相 

  美国一些人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市场经济属性,污蔑中国在国际经济合作上不透明,实施经济强制。

  一是污蔑中国规避或违反贸易规则,通过经济操纵让美国工人失去数百万份工作,伤害美国和全球的工人和公司,指责中方通过提供政府补贴、设置准入壁垒等市场扭曲行为获得竞争优势。实际上,中国积极履行加入世贸组织承诺,加入世贸组织20多年来,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不断扩大市场开放,关税总水平由15.3%降至7.4%,开放的服务部门增至近120个。联合国贸发会议负责人表示,过去20年来,中国始终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全面参与世贸组织谈判,引领投资便利化、电子商务等谈判,推动世贸组织规则与时俱进。中国市场为美国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中国产品为美国消费者节省了不少开支。2021年,美国对华商品出口达1490亿美元,同比增长21%,为美创造85.8万个就业岗位;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使美国物价水平降低1%~1.5%,帮助美普通家庭每年节省850美元。

  二是污蔑中国对外投资和债权不透明,让发展中国家陷入“债务陷阱”。实际上,所谓中国“债务陷阱”是美西方诋毁抹黑、干扰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合作的“话语陷阱”。西方资本是发展中国家的最大债主。根据2022年世界银行国际债务统计,在当前非洲整体外债中,多边金融机构债务占28.8%,以西方金融机构为主的商业债权人债务占41.8%,两者所持债务占比近四分之三。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中心研究表明,中国在非洲整体外债占比为17%,远低于西方,且未发现任何证据表明中国有意逼迫穷国举债,没收其资产,或寻求在其内部事务中获得更大发言权。中方特别重视项目债务的可持续性问题,早在2017年就与26个“一带一路”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2019年,中国发布《“一带一路”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框架》,加大对项目经济、社会、民生效益的监督评估。同时,中国还积极主动为债务国“减负”。中国积极响应G20缓债倡议,2020年缓债额超过13亿美元,占G20缓债总额近30%,是G20中贡献最大的国家。

  三是污蔑中国的经济法律体制对市场主体特别是外资企业及其知识产权缺乏充分保护,对外资企业搞强制性技术转让。实际上,中国近年连续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完善投资促进和保护、信息报告等制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成为全球营商环境进步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中国营商环境持续改善和超大规模市场的吸引力,对全球跨国投资产生强大磁力,新设外商投资企业数量实现稳步增长。从2012到2021年,在华外商投资企业数量从44.1万户增长到66.4万户,增幅超过50%。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营商环境报告》显示,中国营商环境全球排名位列第31。中国欧盟商会发布的《商业信心调查2021》称,超过半数受访欧盟企业认为中国知识产权执法力度“足够好”“非常好”,创下满意度的历史新高。

  污蔑抹黑中国政治及外交体制的谬误和事实真相 

  美国一些人否认中国政治体制的民主属性,污蔑中国政府对内搞“强迫劳动”、侵犯人权、压制民主,对外搞“胁迫外交”。

  一是将中国政治体制置于“民主”的对立面,标榜自己相对中国具有“民主”的优势。实际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实现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形成了全面、广泛、有机衔接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构建了多样、畅通、有序的民主渠道,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日益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和赞誉。美国存在严重的民主失灵,在国内政治和社会秩序中产生了难以纠正的混乱。

  二是污蔑中国政府以“拘留营”“强迫劳动”等制度侵犯新疆地区人权,以国家安全为由压制香港地区民主。实际上,新疆各族群众的人权得到充分保障,根本不存在“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涉疆问题根本不是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新疆“种族灭绝”是彻头彻尾的“世纪谎言”。中国新疆地区过去60多年来,维吾尔族人口总量从220万增长到约1200万,人均预期寿命从30岁提高到75岁。美西方国家对新疆人权问题的指控和责难无视新疆人权保障和发展的基本事实,完全是实现其“以疆制华”战略目标的工具。长期以来,美国勾结香港反中乱港势力,干预香港政治议程,不断激化社会矛盾,甚至直接插手香港事务。香港国安法立法目的是堵上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漏洞,是应对香港暴力恐怖活动、外部势力非法干预的正当必要之举。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法治得到切实完善和更好保障,香港法治指数继续在全球名列前茅,外国投资者对香港的信心进一步增强,香港呈现从由乱转治到由治及兴的美好前景。

  三是污蔑中国外交体制“战狼化”,在南海推进非法海洋活动,破坏和平与安全、航行自由及商业活动,实施大规模监控并对外输出相关技术,还对别国实施“胁迫外交”。实际上,在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保持总体稳定。中国尊重和支持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与飞越自由,积极维护国际航运通道的安全和畅通。南海是目前世界上最安全、最自由的海上通道之一。全球50%的商船和1/3的海上贸易航经该海域,每年10万多艘商船通过该海域。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从来不是问题。而中国的视频监控和大数据技术,是完善社会治理的重要举措,也是当今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有效消除了治安隐患。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全球安全国家排名显示,中国位列第三。中国从不搞“胁迫外交”,还坚决反对其他国家搞“胁迫外交”。中国不以武力威胁别国,不拼凑军事同盟,不输出意识形态,不跑到别人家门口挑事,不将手伸进别人家里,不主动挑起贸易战,不无端打压他国企业。

  攻击抹黑中国体制的目的终将落空 

  美国一些人不遗余力地攻击抹黑中国的经济、政治、外交等体制,其基本逻辑是通过对中国体制的污名化和妖魔化来纠集各国排斥和打压中国,勒逼并征利于盟伴,通过压榨和削弱其他国家的方式来长期维持甚至不断扩大自身一家独大的超级大国权势。具体而言,这些攻击试图实现以下三方面目的。

  第一,通过对中国体制的攻击,否定在其主导的国际体系中继续容纳中国的合理性,对华战略由“规锁”与打造“平行体系”并重,转向侧重打造针对并排挤中国的“平行体系”,削弱中国超大规模市场及质优价廉产品的吸引力。近年,美国在全球及亚太周边组建“平行体系”排斥和围堵中国的节奏加快、强度增大。美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以来,长期通过用制度规则锁定中国行为的“规锁”和构建“平行体系”的方式来掣肘中国发展势头、消耗和削弱中国软硬实力。此次佩洛西窜访台湾地区后,美国行政当局利用其窜访之后中方在外交、军事、经济等方面的回应,一方面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中国反对和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挑唆众多西方及周边国家在所谓“民主反对独裁”的旗号下,进一步从“友华知华”转向“疑华忌华”乃至“仇华制华”;另一方面继续鼓励台湾当局铤而走险、趋向“台独”,拱火中国大陆采取更高强度的武力反分裂举措。

  第二,造成从印度洋到太平洋广阔区域投资环境的恶化,将全球资本导向美国。美国竭力推动用以对付中国的“印太北约化”或“北约印太化”,本质是亚太地区的“阿富汗化”或“乌克兰化”。其最终意图,就是形成在亚太特别是东亚地区在未来可预见时间之内会发生大规模战争的预期,恶化本地区投资环境,恐吓国际资本不投入本地区甚至从本地区大规模撤资,削弱地区发展潜力,以损害所有其他地区成员共同利益的方式来为本国汲取资金和资源。美国国内政党纷争下的“否决政治”、高昂的生产经营成本等削弱了其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只能通过破坏世界其他主要投资目的地营商环境优势的方式,来相对维持自身营商环境竞争力。通过拱火乌克兰危机,美国已经成功将欧洲变成了资本厌弃的风险地区;全力攻击和抹黑中国体制,则是希望借此进一步将资本栖息地由亚太向美国本土外迁。

  第三,通过抹黑中国体制来塑造“共同威胁”,迫使盟伴国家承担更多成本或向其征收更多“保护费”。以应对中国这一体制性的威胁为由,要求盟伴国家承担更多安全或军事开支,或敦促其放弃采购中国技术和产品转而购买美国更加昂贵的替代品,或要求盟伴国家以国家安全理由拒绝中国投资及合作项目。通过这些做法,美国希望弱化盟伴国家的自主能力,强化其对美国的不对称依赖。

  美国的“如意算盘”无法打响。一是中国以坚决维持和巩固“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两大奇迹为优先事项,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广交朋友、得道多助,同时坚决遏制“台独”等分裂行径,避免“被动应对分裂”上升为主要矛盾,不会陷入美国谋划的“平行体系”。二是亚太周边国家多数具有强烈的发展意愿,与中国的长期合作积累了高水平互信,同时具有分享地区和平红利的共同利益,是中国维护地区投资环境的天然“同盟军”。三是强迫和欺骗手段换不来可持续的忠诚。美国盟伴国家的战略自主最终会盖过对美国的屈从。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国家体制形成于拯救民族危亡之际、发展于改革开放振兴之中、完善于民族伟大复兴之时,汲取了中华民族数千年优秀传统文化和新中国成立到新时代丰富实践的精华,创造了支撑一个民族从“落后挨打”状态到以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光辉典范,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这样的体制道德充沛、民意深厚、庄重权威、光明正大,经得起时间和风险的考验。只要我们继续以平等友善态度与世界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加强治国理政的交流沟通,传道解惑、增信释疑,那么美国少数宵小之辈对中国体制极尽污蔑抹黑的鬼蜮伎俩就注定徒劳无功、止增笑耳。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秘书长)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本社地址:南京市建邺路168号4号楼 邮编:210004 电子邮箱:qz@qunzh.com

办公室电话:(025)83219816 总编办电话:(025)83246532

Copyright @ qunz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群众杂志社版权所有 苏ICP备1021847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80001号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