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以新思想引领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18-07-05     稿件来源:《群众》(思想理论版)     作者:吕永刚    

习近平总书记用“环境美”勾勒江苏未来发展蓝图,体现了对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蕴含着对建设美丽江苏的殷切期许。江苏要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紧扣“环境美”新江苏建设目标,采取强有力举措拉长生态环境这一突出短板,早日迎来生态环境总体性好转的拐点,推动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

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内涵丰富、博大精深,深刻回答了“为什么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什么样的生态文明”“怎样建设生态文明”等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是江苏推动生态文明高质量发展的根本遵循和最高准则。

跳出传统模式的窠臼。当前,江苏还没有迈过高污染、高风险的阶段,经济发展与环境承载之间的矛盾仍然较大。一方面,传统发展模式积累了巨大的环境赤字,化解这些环境赤字需要消耗时间成本;另一方面,新发展模式仍在加速形成之中,尚未完全转入绿色发展新模式和生态文明新轨道。近年来,江苏产业加速向绿色、低碳、创新方向转型,但重化工业特征依然显著,对江苏生态环境带来巨大压力。要跳出对传统规模偏好型工业化路径依赖、推进重化工业绿色转型,必须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树立生态文明的新模式、新理念,在高质量发展轨道上重构江苏的产业质态和生产方式,打造绿色低碳经济体系,全面转入生态文明发展轨道。

破除陈旧观念的束缚。江苏是新发展理念的坚定实践者。但个别地方生态环境“老大难”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甚至在环保整改上措施打折扣、落实不到位。出现这些问题,说到底还是落后的发展理念在作祟。例如,有人把生态环境与经济发展割裂开来,没有认识到新时代的生态文明建设是对工业革命以来传统发展模式的根本变革,其深度和广度远远超出了通常认知的环境问题。有人把生态环境保护看成“砸钱”“烧钱”,生怕投入多了“划不来”,没有看到传统发展模式中的“低成本”竞争优势本质上是高成本、高消耗、不可持续的模式,其中大部分成本以隐形成本、外部成本、长期成本和机会成本的形式被忽视了,以生态文明为基础的绿色低碳经济才是真正成本更低且代表未来方向的新型经济。推动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必须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武装头脑,彻底摒弃陈旧落后观念,树立体现新发展理念的新资源观、新能源观、新发展观、新生态观。

发挥解放思想的威力。推动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是一场全方位的深刻变革,需要大力解放思想,重点是深学笃信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突破发展旧思维,探索发展新路径。一是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敬畏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自然;二是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深刻把握发展与保护的辩证关系,探索把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经济社会发展优势的有效路径;三是坚持生态惠民、生态利民、生态为民,让人民群众在良好的生态环境中生产生活,获得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供给;四是树立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理念,树立大生态观,把握生态系统的整体性、系统性及其内在规律,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地开展生态文明建设;五是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为生态文明建设保驾护航,让制度成为刚性的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

推进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的思路和对策

当前,江苏生态文明建设正处在关键期、攻坚期、窗口期,要清醒认识生态环境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深入学习领会、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切实增强思想和行动自觉,创新发展思路,优化发展举措,扎实推进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

在更高站位审视生态环境突出问题。对照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对标国内外先进地区,在更高站位、更深层次上审视江苏生态环境领域面临的突出问题与挑战,治标与治本相结合探索应对之策。诸如:如何认识和应对江苏偏重的产业结构与产业生态转型的矛盾;传统制造转型带来的高沉没成本、高转型成本、高治理成本的问题;服务业对制造业生态转型支撑不力的问题;发展绿色低碳经济面临制度性壁垒以及制度性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都是江苏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的现实制约因素。新的创新举措必须紧扣现实问题有的放矢,才能全面激活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的内在动力。

全方位谋划、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体系。新时代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体系是制度保障。制度更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江苏推进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要把握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精髓要义,结合江苏实际,采取系统化思维,探索建立以生态价值观念为准则的生态文化体系,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目标责任体系,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保障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以生态系统良性循环和环境风险有效防控为重点的生态安全体系,为建设“环境美”新江苏提供有力制度保障。

以绿色低碳经济体系为依托推动绿色发展。全面优化产业布局,着力打造体现江苏特点的绿色低碳经济体系,带动形成绿色发展新格局。一是传统农业生态转型,挖掘农业的生态、科技、健康、休闲等价值,提升农业价值,拓展非农经济空间;二是传统制造业生态转型,推进石化、钢铁等高耗能产业向高端、绿色、低碳方向发展,强化绿色设计、开发绿色产品,培育绿色供应链;三是服务业绿色转型,重点推进交通运输等高耗能部门的绿色低碳发展;四是绿色新兴产业成长,推进面向未来的数字经济、智能经济、共享经济等低碳化新业态发展,同时积极引领新兴产业高起点绿色发展;五是绿色经济赋能,大力发展生态经济、循环经济、节能环保产业等绿色经济的基础业态,促进国民经济实现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

强力推进“263”行动,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坚持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守土有责、守土尽责,科学谋划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思路和举措。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以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为重点,强力推进“263”行动,坚决打赢蓝天保卫战、碧水保卫战、净土保卫战,以“压倒性思维”“压倒性力量”迅速形成推进生态环境治理的“压倒性态势”。提高政治站位,坚持实事求是,全面压实责任,不折不扣把中央环保督察整改工作落实好,做到立行立改、边督边改,确保整改查处到位。

加强环境治理,有效防范生态环境风险。深化生态环保体制机制改革,探索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推进社会化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改革生态环境监管体制,健全流域和区域的生态环境共建共享机制,不断提高环境治理水平。未雨绸缪,系统构建全过程、多层级生态环境风险防范体系,通过法律法规、政策制度、技术手段等降低生态领域风险事件的发生概率,减少风险事件的损害后果,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生态环境风险,实现生态环境发展风险最小化。对受生态转型冲击的特定群体、部门和地区进行辅助,并建立相应的综合风险防控体系。完善生态环境应急机制,建立健全突发环境事件的事前预防、应急培训、应急准备和应急响应机制,将突发环境风险置于有效控制之中。

(作者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段培华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