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博物馆,让文物活起来

发布时间:2018-05-07     稿件来源:《群众•大众学堂》2018年第2期     作者:龚 良    

2013年12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提出:“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在文化文物领域,我们学以致用,保护利用好优秀的传统文化和面广量大的文化遗产,建设使用好更适应社会需求的公共文化设施。我们南京博物院以服务群众为导向,通过活化馆藏文物资源,讲好中国故事和江苏故事,努力让文物活起来,让展览更受欢迎且具有影响力;创造出更多更贴心的具有教育意义的公共文化服务项目,让未成年人、青年人、中老年人等,都能在博物院驻留徜徉、享受美好,并有所获益;创造出更多更美的具有中国特点的文化创意衍生商品,让传统文化资源焕发新的活力,服务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一、用活用好文物,创意展览吸引广大观众

2013年11月,南京博物院二期改扩建工程完成并对人民群众开放,为社会和群众提供弘扬中华传统与展示江苏地域文明的公共文化产品。改扩建后的南京博物院,确定了“一院六馆”展馆布局:“历史馆”展出“江苏古代文明”,全面呈现古代江苏的发展轨迹和文化内涵;“特展馆”用于举办故宫文物特别展和文化交流的交流展,体现不同文化艺术之间的交流融合;“艺术馆”以艺术品分类方式布置专题馆,如历代绘画、历代书法、历代雕塑,同时布置体现江苏艺术家成就的专馆;“民国馆”以活态的民国一条街,重点展示南京地区民国社会生活风情;“非遗馆”通过小剧场、老茶馆、江苏非遗展及百姓工坊的动态方式,活态展示江苏非遗项目;“数字馆”用数字技术和现场互动相结合的方式,展示呈现中华文化的动态影像片断,带给观众全新的中国传统文化体验。

除长期展览之外,南京博物院用活用好可移动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将文物精品转化为具有创意的有明确主题和文化内涵的展览,将非遗演出转化为博物馆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内容。近年来,年均策划超过20个特展和临展,年均组织超过400场非遗传统剧目演出。通过博物馆展览展示,讲好中华传统文化的故事,如“温·婉——中国古代女性文物大展”、“和·合——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和谐之道”、“呼吸——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形塑”等展览,以及传统戏曲演出中诠释的忠孝节义、岁时年节、匡扶正义、和谐美满的中华传统文化,突显了博物馆与传统生活艺术和社会价值观的融合,增强文化自信,满足人民群众对祖先的自豪。

在展览中,我们探索具有南博特色的展陈理念,坚持展览数量和质量并重的原则,兼顾“分众化”与“个性化”受众需求,服务更多观众;探索行之有效的运作机制,特别是“一个策展人+一组机构实施”的“策展人制度”,通过“法老·王——古埃及文明和中国汉代文明的故事”、“青藤白阳——徐渭与陈淳书画艺术特展”等展览,完善了由博物馆专业人员申请成为的策展人,所提交的具有原创性的展览内容设计文本,协同陈列、社教、典藏、文保、文创、宣传等相关部门,联动推出原创精品展览,逐渐形成有南博特色的、有影响力的展览品牌。

我们探索创新展览管理模式,鼓励原创性的展览用“众筹”的方式解决经费问题。这样就可在不使用财政资金的情况下,以公益性的低票价增加举办高品质展览,既与群众共同承担展览成本,又让群众享受高水平的展览。这种通过收费实现收支平衡或略有盈余的做法,突破博物馆受制于经费而无法引进高水平展览的困局,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南博2016年推出的首个收费特展“法老·王”,门票价格为成年人30元、青少年和特殊人群20元,参观展览的群众总人数达31.48万人次,其中仅门票收入一项就收回了350万元的办展成本,持续高涨的群众参观热情反映了群众对“低票价、非营利、高品质”办展方式的理解和支持。

二、强化教育功能,用项目活动扩大服务范畴

博物馆要根据社会发展需要,强化教育功能,进一步提升服务群众的能力和水平。2009年我们率先将“社会教育部”更名为“社会服务部”,便是基于更好地顺应发展规律,更好地实现为社会群众服务的理念,同时也更加强调博物馆教育的“自愿性”和服务的“全面性”,强调将自身特色与群众需求相结合,寓教育于服务之中。

更名后的“社会服务部”是集教育、导览、群众活动、群众服务于一体的机构,以“服务公众、奉献社会”为宗旨,承担着向群众宣传普及博物馆文化等职能,负责我院的社会教育和社会服务活动。主要有参与展览策划、开放服务、讲解接待、重大活动礼仪、社会教育活动、志愿者管理、“南博之友”管理,以及与群众服务相关的项目的调查、研究、规划和组织实施等。根据不同人群的特点与需求,开展适应性强的社会教育活动,并根据需要到社区、军营、学校提供流动服务,与学校共同开发传统文化专题课程,配备专业人员推动教学计划。同时依托南博网站、公共微信平台、院内海报、社会信息网络等方式,向群众定时、及时公布展览和开放等信息,建立微信群每日及时沟通解决突发问题,努力确保法定节假日、寒暑假期间展览活动的正常举办。

2017年南博举办社会教育服务项目和活动达538场。我们在对群众的服务中遵循公益性原则,以免费服务为主,少量收费项目主要以规范群众参展、观演秩序为目标,或是支付相关的成本之需要。开发好教育服务产品,需充分发挥社会相关企业单位参与共同开发的积极性,探索与第三方教育机构紧密合作,引入竞争机制,提升服务品质。完善公众评价反馈机制,督促我们不断提高服务质量,这将极大地提升博物馆的受众喜爱程度。

三、开展文化创意产品开发,丰富观众的美好生活

根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南博作为试点单位之一,积极开展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工作,探索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新途径新模式,努力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正确理解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首先是理解文化创意产品的公共文化属性。文化创意产品是创造性劳动的成果,是优秀传统生活的再现和当代化,是当前中华传统文化深入人心的重要渠道。因此在南京博物院,我们把这样的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理解为博物馆展览和服务的延伸,且是博物馆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内容。其次是抓住中华文化的核心内涵而非表面形式,开展文化创意创造,为群众提供高品质高内涵高审美的文化创意衍生产品。用优美的文化创意产品,承载传统的生活美学,带进今天的生活之中。通过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提升文化自信。再次是坚持公益属性,理解博物馆开展文创产品开发的性质任务。文化文物单位做的应该是以创意产品开发为原则的非营利、公益性的产品开发,并以此为群众提供高品质的服务。

为了更好地体现江苏地域文明的主题特色,在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过程中,我院重点以汉、六朝、明、民国时期的文化特征为主线,突出吴韵汉风的特色,研发具有优秀传统文化内涵,时代风格鲜明的文创系列商品,使之成为展览之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更好地实现传统文化的教育和传播功能。利用社会力量,采用授权、委托等形式,与社会企业及高等院校合作进行商品的设计与开发;尝试“互联网+文创”商品的模式,扩大销售途径和范围;明确公益类事业单位属性和非营利性收入分配,对付出创造性劳动的策展和运营者予以相应的奖励或激励,其余非营利项目的收入将全部用于博物馆事业的高品质发展,补充事业经费之不足。

四、实现“互联网+”,扩大博物馆传播效能

互联网时代的出现和飞跃发展,让博物馆扩大传播能力成为可能和现实。博物馆的作用和影响力,其实主要是靠传播实现的。“互联网+”时代的博物馆,能让公众更快捷、更直观地接近博物馆,更好地了解、理解博物馆内传播的文化传统和地域文明。特别重要的是,让博物馆与互联网交融,是实现博物馆无限可能扩大传播的重要手段和方法。通过数字技术在博物馆内的广泛应用和互联网新媒体的有效传播,让博物馆的展览展示在公众面前呈几何级增长,让博物馆具备更高的知识传播、素质教育和艺术分享的能力。

2013年11月,南博建成了国内第一个完整意义上的“数字馆”,将中华文化以江苏为例的28个片断做成数字虚拟展览,展览名为“生命因你而永恒”,里面的传统文化都是片段点滴,可能是一个动感的景、一张动态的画、一段有故事的视频,也可能是一个耳熟能详的经典。比如讲青年,就讲16岁江都王征战的故事,讲爱情就讲项羽和虞姬的故事。还有一些互动项目,如数字拼图、文物修复、文物制作等等。运营四年来,数字馆内的展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不仅青少年喜欢,也受到家长们的好评,扩大了南博的社会影响力。

除了数字技术在博物馆内的应用,我们还尽可能地通过平面媒体、电视媒体和新媒体交互使用,扩大南京博物院的影响力,扩大文物背后故事的影响力,扩大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力。鼓励群众在博物馆内对文物进行无损害的照相,并能及时地转发朋友圈;每年举办“5.18博物馆奇妙夜”活动,并通过网络进行直播,到博物馆的现场观众有7000余人,而网络观众则达60余万人次;积极参与扩大传播能力的电视节目,从“看文化”“国宝档案”,到“国家宝藏”,积极认真讲好文物背后的“前世传奇”和“今生故事”,讲好文博人的坚守与努力。我也尽力做好博物馆服务员和推销员的角色,跑展厅、写文章、做讲座、会媒体、上网络,尽可能扩大宣传博物馆、宣传中华文化的无穷魅力。2018年3月3日,我在中央一套《开讲啦》以“我的幸福生活”为题,讲述我和南京博物院服务公众的点点滴滴。

推动文化繁荣发展,是丰富人民文化生活的重要举措。这些年来,南京博物院一直致力于“让文物活起来”,将“综合性博物馆”的效能最大化,积极创建集历史探索、文物欣赏、艺术展示、社会教育于一体的多样性公共文化空间,并完善公共服务信息化系统建设,创新引入多媒体导览系统,增进群众参与感。我们希望让博物馆里的文物活起来,让群众感受到文物所代表的中国历史传统和文明,充分应用和传播好现有文物及其背后的故事,展现出更多的文化产品和更好的文化服务,让每一个观众到博物院以后,都能够找到想看的展览,找到和他相关的历史,找到他自己想得到的文化享受。

(作者系南京博物院院长、研究馆员、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陈伟龄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