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从供需两端激发居民消费潜力

发布时间:2018-10-29     稿件来源:《群众》(决策资讯版)2018年第20期     作者:董也琳    

 

为了更好发挥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强调要顺应居民消费提质转型升级新趋势,依靠改革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实行鼓励和引导居民消费的政策,从供需两端发力,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形成消费引领的发展方式

消费是最终需求,是生产的最终目的和动力。消费、投资、出口是需求侧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三架马车之间的比例关系可以折射出一国经济发展的结构特征和动力机制。以我国为例,在高速增长时期,我国面临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工业基础较薄弱、国内市场规模较小等现实条件,因此形成了以出口、投资为主要驱动力的经济发展模式。当前,我国正面临高质量发展阶段和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关口,经济增长转向依靠消费、投资、出口协同拉动,与此同时,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主力军”作用逐渐增强。数据显示,2013-2017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达到56.2%,比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高12.4个百分点;2018年上半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78.5%,比资本形成总额贡献率高47.1个百分点,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持续增强,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驱动力。

消费提质升级是人民对美好生活需求的直接体现,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动力和最终目的。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社会消费总量不断扩大,消费品已从数量短缺向供给充裕转变,居民消费偏好逐渐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供需矛盾也从数量和规模的矛盾转向质量和结构的矛盾,这也导致了消费外溢和产能过剩并存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是形成消费引领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互促互进的良性循环,核心是要推进消费引领的发展方式。

激发居民消费潜力,可以实现需求拉动的经济增长,使消费成为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从长期来看,通过逐步形成消费引领的发展方式,可以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程,推动经济结构优化和高质量发展。

找准激发消费潜力的着力点

居民消费潜力是指可发现、挖掘、实现的居民消费新增长和新空间。目前,我国居民消费潜力不足的原因主要有:第一,居民在市场上买不到想要购买的商品和服务;第二,居民在市场上购买的商品和服务质次价高;第三,居民想消费但没有消费能力;第四,居民消费保守、不愿扩大消费。创造新供给、净化消费环境、增加居民收入、完善社会保障是有效激发消费者想消费、敢消费、能消费的四大着力点,是进一步发挥消费对经济发展基础性作用的关键和突破口。

第一,顺应居民消费趋势创造新供给。伴随着人均收入、科技进步和消费习惯的悄然变化,只有让生产供给顺应消费新趋势,创新生产销售的新业态、新模式,才能实现有效供给和居民消费的良性循环。目前来看,我国居民消费有以下新趋势和新特征:居民消费内容正从实物型的有形消费转向服务型的无形消费,弱化了物质消耗,更关注便捷、差异和享受的主观体验,表现为交通、通信、教育、养老、旅游等服务消费比重显著上升;居民消费模式从线下转向线上线下协同的消费新业态,“互联网+”前所未有地深度重塑了几乎所有商品和服务的交付结算模式,线上搜寻+线下交易+线上评价的交易模式日渐成熟;居民消费偏好从模仿型排浪式消费转向个性化的小众消费,大众化、品种单一的商品不再受到青睐,多样化、高品质、符合小众偏好甚至限量款、定制型商品服务更受到市场欢迎;居民消费理念也从过去铺张浪费的面子消费转向更注重实用、可持续的绿色消费,合理、健康、文明、低碳的消费理念日益兴起。实现新需求拉动新供给、新供给满足新需求,就必须坚持消费者主体地位,倡导消费者优先,从供给端充分尊重、瞄准居民消费新趋势,努力实现供需质量和结构上的平衡。

第二,优化消费环境,实现“优者胜出、劣者淘汰”的市场选择机制。长期以来,困扰居民消费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在消费市场上会购买到以次充优、低质高价甚至假冒伪劣的商品和服务,劣质食品、过度宣传、价格歧视等屡禁不止,这不仅严重侵害了消费者权益和消费信心,还使得消费者无法对性价比高的商品进行选择,高质量优质厂家往往会被逆向淘汰,市场竞争机制、优胜劣汰选择机制也双双失灵。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是构建信息透明、监管有度、惩戒严明的消费市场监管体系,让优者胜出、劣者淘汰的市场选择机制重新发挥作用,有效实现消费评价反馈和供应质量改进的良性互促。

第三,扩大居民收入,优化收入分配结构。做大消费的蛋糕,归根到底要充实居民的钱袋子。一方面要增收和减负并举。努力增加居民收入来源,既要提高居民的工资性收入,还要稳定和拓展居民的资本、土地、技术等要素所有者的财产性、经营性和知识性收入。通过减税降费,切实提高居民收入增长的获得感。另一方面,要有效调节居民收入分配结构,切实缩小收入和贫富差距。高收入人群的消费收入弹性远低于中低收入人群,因此,只有让社会收入分配结构呈橄榄形,努力扩大中等收入人群,才能避免产能过剩和供需循环不畅,让更多老百姓真正实现从“想消费”到“敢消费”的转变,真正发挥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第四,排除居民不敢和不愿消费的后顾之忧。我国居民的储蓄倾向较强,一方面体现了勤俭节约、俭以养德的传统价值观,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居民对收入波动、老年基本生活保障、下一代教育、置业等未来开支的担忧和预期。对储蓄的偏爱、对消费的自我抑制仍然存在,提高居民消费意愿的关键是在教育、养老、医疗、住房等民生领域为居民提供兜底性保障,让民生领域的基本公共服务像阳光一样洒向每一位居民,为居民释放消费意愿提供坚实保证。

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

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是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制度保证。坚持消费引领、市场主导、审慎监管和绿色发展的基本原则,围绕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四大着力点,《意见》明确了未来一段时间促进消费提档升级扩容的方向。

构建更加成熟的消费细分市场,壮大消费新增长点。第一,促进实物消费不断提档升级。如在城镇化进程中,重点关注居民降低居住成本、改善生活条件需求。推进城市功能区规划合理化,建设产城融合下以人为中心、生活设施配套完善的大型商圈和社区中心,方便人们吃穿住用行等日常消费。在信息消费方面,关注居民对信息设备高端化消费升级需求,促进智能汽车创新发展,加快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5G)技术商用。在绿色消费方面,继续实施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优惠政策,大力推动互联网+充电基础设施发展。第二,推进服务消费持续提质扩容。服务消费是关系人们精神享受、民生福祉的领域,是壮大消费最重要的新增长点,关键是要进一步放宽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为居民提供分层次多样化高品质的服务。要在文化旅游体育消费领域、健康养老家政消费领域、教育培训托幼消费领域等方面发力,提升居民的消费水平。第三,引导消费新模式加快成长。消费新形态是经济增长的动能,需要鼓励、呵护和规范其发展,各级政府可以通过制定法律法规明确平台型消费、共享经济等新模式的运营规则和权责边界,加强风险控制,构建多元主体共同治理的消费生态体系,积极培育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定制、体验、智能、时尚消费的新热点,以新消费带动制造业向个性化、定制化、柔性化发展。第四,推动农村居民消费梯次升级。随着农村人口收入增长和交通设施逐渐完善,农村居民消费潜力将会逐渐增强,要进一步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引导农村居民增加交通通信、文化娱乐、汽车等消费,以电子商务为平台,加快线上线下、城乡双向的销售渠道,有效降低农村流通成本。

建立质量标准和信用体系,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打破市场信息不对称,构建信息透明、监管有度、惩戒严明的消费市场监管体系,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让居民敢消费。一是强化产品和服务标准体系建设。在产品标准方面,建立政府主导制定标准和市场主体自主制定标准协同发展、协同配套的新型标准体系;在服务标准方面,鼓励行业、商会、企业组织制定、公开声明本行业服务标准,在旅游、中医药、养老、家政、餐饮等重点领域遴选一批服务质量标杆单位;在质量标准动态优化方面,结合个性化定制化消费、新技术新产品创新以及绿色产品等新消费领域动态制定和调整质量标准体系。二是健全消费后评价制度。建立全国消费品质量监督信息化服务平台,构建全国统一的消费品质量安全风险监测网络和风险快速预警系统,在电子商务、服务业、平台型企业实行服务后评价信息公开,有效监管激励企业提高产品服务质量。三是加强消费领域信用体系建设。依托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强化“信用中国”网站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依法公示“一站式”查询和消费预警服务,通过建立守信“红名单”“黑名单”制度,分别为其提供便利化激励措施和多部门联合惩戒措施。健全消费者维权机制,畅通全国12315互联网投诉平台,依托消费者协会等组织,健全公益诉讼制度,完善诉讼、仲裁与调节对接机制,探索建立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

强化政策配套和宣传引导,改善居民消费能力和预期。增加居民收入、完善社会保障是改善居民消费能力和预期的关键,这就要求在收入分配制度、公平开放市场环境、财税金融土地等方面加强政策配套和宣传引导,以增收入和稳预期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一方面,在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面,要建立反映人力资源市场供求关系和企业经济效益的工资决定机制和正常增长机制;拓宽重点人群的收入渠道,落实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拓宽居民财产性收入渠道;履行政府收入再分配职能,合理调整简化税制结构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完善保障低收入群体基本生活的多元动态社会救助方式;建立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推进实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为居民消费排除后顾之忧。另一方面,要利用金融创新鼓励合理超前消费,规范发展消费信贷,把握好居民合理杠杆水平和消费信贷合理增长的关系。此外,要构建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加大生活性服务领域有效有序开放力度,以开放促竞争、以开放促改革,为居民提供更多性价比高的国内外商品选择。

(作者单位:中共南京市委党校)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