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宜兴市重点领域职务犯罪情况的调查与思考

发布时间:2015-10-29     稿件来源:群众网     作者:贾彦峰    

前言: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重点领域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推进重点领域的预防腐败工作,是构建惩防腐败体系的重要内容。宜兴市检察院作为反腐败工作的职能部门,对2014年度本院司法管辖区域内重点领域职务犯罪发生情况、特点原因进行分析,提出预防对策和建议,以供参考。

一、重点领域职务犯罪惩治概况

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重点领域在县域经济社会中涵盖很多部门,并且随着经济发展、政策调整和机构改革而变化,当前在苏南县级党政机关、经济部门中主要涉及组织人事、交通水利、国土环保、建设规划、财政审计、工商质监、金融国资和拆迁三农等。2014年,宜兴市检察院在该市涉农、工程建设、政府采购和工商系统等重点领域共立案查办职务犯罪案件1921人,其中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517人、渎职侵权犯罪案件22人、并案侦查重大责任事故案件22人。目前,已判决1214人,大案率、有罪判决率均为100%,撤案率、移送不起诉率均为零,形成对重点领域职务犯罪惩治的高压态势。宜兴市重点领域职务犯罪惩治的主要做法是:

1. 坚决查办重要岗位主要负责人职务犯罪。配合“中梗阻”专项整治行动,针对个别行使公共权力部门的重要岗位和办事窗口主要负责人“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乱办事”的犯罪行为,精心组织办案力量,查处了工商局注册科科长成丽霞、湖㳇镇财政所所长吴建君、建管所所长范三平,建设局下属检测公司市政科科长曹新宇、抽检科科长韩丽斌和监察大队开发区中队中队长王汉东等8人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案,优化发展软环境。

2. 深挖细查重点行业和领域的贪污贿赂窝串案。针对当前职务犯罪呈现行业化、系统化的特点,坚持“系统抓、抓系统”的工作思路,在重点领域开展专项打击行动,突出查办群众反映强烈的窝案、串案,所查领域每个系统或部门查办人数均在2人以上,增强惩治腐败的力度和深度。

3. 着力查办危害后果严重的渎职侵权犯罪案件。围绕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深入查办直接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渎职侵权犯罪案件,在安全生产领域查办了造成人员伤亡后果的丁蜀镇规划办借调人员李强滥用职权案、建设局监察大队开发区中队中队长王汉东滥用职权、受贿案。

二、重点领域职务犯罪的主要特点

(一)职务犯罪总体稳定但重点领域依然高发。从查办的案件总体数量看,五年来宜兴市查处职务犯罪案件数量基本保持稳定,人数小幅上升,20101520人数量最少,2011件上浮为2325人,2012年回落为2022人, 2013年和2014年回升为1825人和2325人(见图一)。2014年,在涉农、政府采购、工程建设和工商系统等重点领域立案查办职务犯罪案件1921人,占全年查办全部案件(2325人)件数的83%、人数的84%,依次为涉农67人(44人与工程项目有关)、政府采购66人、工程建设56人和工商系统22人。其他是文化系统11人、体育系统11人、税务系统11人、消防系统11人,反映出重点领域职务犯罪依然易发多发(见图二)。

(二)犯罪形态主要集中为权钱交易罪名。在重点领域查办的19件案件中,14件案件均涉及权钱交易的贿赂犯罪,罪名集中为受贿罪或含受贿罪的双罪名,在各类职务犯罪案件所占比例高达74%,一人多次收受多人财物,一人向多人多次行贿的现象已成为常态。行贿受贿大都以礼尚往来的名义进行,不再局限于一时一事,而是谋求长期稳定的权钱交易关系,行贿人与受贿人平时称兄道弟、攀亲道故,利用端午、中秋、春节等传统节日,以及子女结婚、上学和购房、购车等时机,以过节费、辛苦费、礼金等貌似合法名目变相贿赂;还有的假借买卖、借贷、借用关系来掩盖行贿受贿实质;有的通过第三人出面安排旅游等各种名义迂回行贿。

(三)作案频繁,受贿金额越来越大。在查处的贿赂案件中,涉案人员作案次数平均高达23次,最少的6次,最多的达46次,时间跨度从1年半到7年不等。如,成丽霞自2009年初到宜兴工商局设在行政服务中心的窗口——注册科担任科长起,就开始受贿,几乎月月收、逢年过节必收,形成了惯例,其中一个代理机构在20099月至20112月期间,如发工资一样每月送3000元给她,没有一次间断;电大原副校长陈荣福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收受贿赂达59.91万元,仅从一名教学设备业务员手中4次就受贿31万元之多。查处的贿赂犯罪均为大要案,其中涉案金额10万元以上的有9件,占贿赂犯罪立案总数的64%,是20102013年同期的2.46倍;单笔金额从普遍的20003000元增长为5000元以上,很多单笔收受23万元,最高的单笔达15万元。

(四)犯罪主体的身份多为掌握实权的关键岗位人员。在重点领域立案查办的19名职务犯罪嫌疑人中,3人为分管采购和审批的单位副职,8人为机关科室、乡镇站所“一把手”,共占立案总人数的58 %。反映出掌握实权的单位领导特别是实权部门主要负责人犯罪率较高,这些涉案人员仅有2人为副科级,尽管他们职位不高,但手中实权不小,往往一个人就能掌控一类行政业务或一批工程、采购项目;有的一人一年负责经手的采购资金达上亿元,有的一人能对几十万、上百万项目资金的审计、结算、拨付起决定性影响,难免不受到拉拢腐蚀。如湖㳇镇财政所所长吴建君在一次工程审计中,审减去工程款100余万,工程承包人当即送给吴建君现金3万元和苹果5手机2只,请他在今后工程审计、工程款结算等环节给予关照。

(五)涉案人员年轻化,近半为“70后”。所查处的19名涉案人员中,平均年龄为42岁,30岁以下的“80后”2人,占11%35岁至45岁的“70后”9人,占47%45岁以上的“60后”8人,占42%。由上述数据可知,涉案人员集中在40岁左右的“不惑”之年,这个年龄段的人数占到总人数的近一半。职务犯罪涉案人员的平均年龄从“50岁现象”向“40岁现象”下降明显。这些“70后”“80后”干部大多拥有本科学历,普遍思维活跃、敢想能干,一般都是单位的业务骨干,有的已经成为中层干部乃至单位领导,但他们对法律法规、职业操守缺乏应有的敬畏感,而笃信所谓的“潜规则”,抵御诱惑的定力较差,极易被拉下水。如招投标中心窝案中,犯罪嫌疑人周栋伟、杨建刚均38岁,谈振仅29岁,三人在近两年反腐败高压态势下,仍肆无忌惮收受贿赂,采购科副科长杨建刚在其分管领导——中心副主任周栋伟7月份被立案侦查的情况下,依然不知收敛,其9月份被检察机关依法审查的前两天还在收受贿赂,而采购科科员谈振200710月参加工作,20082月就开始收受贿赂,可以说其工作史就是受贿史,如何防范腐败年轻化成为我们不得不思考的沉重课题。

三、重点领域职务犯罪原因分析

重点领域易发生职务犯罪的深层次问题,从主观方面讲,是涉案人员自我要求放松,私欲极度膨胀,突破党纪国法底线,心存侥幸的必然结果。但是,与重点领域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等特点不无关系,也暴露出重点领域在管理体制、机制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一些腐败分子钻管理体制、机制不完善、不健全的漏洞,受社会环境的影响,在行业潜规则的腐蚀下一步步滑进犯罪深渊。

(一)资金项目密集,监管招标规范不足。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新城开发、乡镇惠民工程等建设项目增加,政府采购投入资金密集,一些掌握较多公共资源和资金的工程建设、政府采购等部门人员,成为了行贿人的主攻方向。主要是工程建设领域的资质审查、日常监管、验收结算等诸多关节点的操作不规范,使得一些不具备建筑资质的施工单位、个体工程队进入市场,当出现工程管理不规范、不安全、质量不过硬等问题和审核结算时,他们就对负责检测、监管和审核的人员拉拢腐蚀。此外,招投标制度不完善,相关部门履职不力、监管不到位,一些采购单位内定意向供应商、故意在招标方案中设置具有倾向性的采购要求、技术参数、推荐品牌、相关服务等内容;招投标中心个别工作人员充当供应商内线,违法泄露招投标信息,故意制作或放行显失公平的招标方案,违规为竞标单位制作标书,帮助相关竞标企业提高中标率,“把关人”成了“放水人”。

(二)权力配置失衡,内部监督制约不严。当前,重点领域、关键岗位职务犯罪易发多发,主要诱因是重点领域和关键岗位的权力配置不合理。一些工程建设、采购项目的申报、初核、验收、检查、监督等关键环节全部由一人负责,这既与一些机关部门、乡镇站所工作人员少有关,也与工程建设、财务管理、物资采购等岗位专业性强,领导、同级无法有效监督制约有关。如电教馆教育信息化装备属专业性的设备,其采购计划制定、保管、分发、验收等整个流程,全部由掌握专业知识的高斌一人负责,他就利用此漏洞,在明知供应商未完全供货的情况下,确认全部供货,予以验收,再要求供应商将剩下的装备折算成现金给他,先后贪污28.765万元。长期不轮岗交流,造成工作内容、监管范围、接触对象固定,形成权威,难以制衡,极易滋生腐败。如湖㳇镇建管所所长范三平,从19892月进入乡镇机关工作,一直在当地负责政府工程建设工作,“钉”在一个岗位上长达26年。

(三)“潜规则盛行,不良风气纠而不止。近年来,针对一些公职人员不廉洁行为,各级各部门相继制定出台了具体的廉洁从政规定,特别是今年经过群众教育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对“四风”的整改,党政机关内部风气得到明显扭转。但现在社会上办事情靠人情、凭关系的不正之风依然盛行,一些企业和个人将金钱开道作为经营之道,形成了行贿的习惯性思维。而一些公职人员法纪意识淡薄,认为逢年过节收点钱卡、礼金是社会普遍现象,把对方的行贿行为看作是礼尚往来,人之常情,自己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不能太另类。同时,行贿犯罪低风险高回报,用小利可以换取大利,诱发一些投机冒险者铤而走险,不惜以身试法反复行贿,从而导致行贿行为不止,受贿犯罪高发。

(四)廉政教育失准,廉洁自律意识不强。在社会改革经济发展不断加快的新形势下,一些单位对廉政教育关注程度不够,压工作任务、定业务指标多,讲廉政教育、提纪律要求少;应付式的老一套的教育多,针对性的贴近型的教育少,教育形式陈旧、内容空洞,难以入脑入心,效果不彰,使得少数党员干部职业道德、法治观念弱化,认为“给人方便,拿人钱财”理所应当,把岗位职责、手中权力作为权钱交易的法码,以权谋私捞取个人好处。个别人员与供应商、包工头攀比经济收入与消费支出,感到工作辛苦、生活寒酸,心理产生落差,有的参与经商,或在购房、买车等资金紧张时,就心安理得的受贿索贿。选拔任用干部时,注重业务能力、工作业绩多,思想品质、纪律观念少,而使一些表面作风强硬、办事干练,实则胆大妄为、不守规矩的“能人”上位,造成“能人腐败”。

四、重点领域职务犯罪预防对策

重点领域职务犯罪的特点、原因与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通过对2014年宜兴市重点领域职务犯罪案件的综合分析,为预防将来一段时期重点领域腐败,应标本兼治、治本先治标,坚决遏制重点领域职务犯罪发生,为治本赢得时间。

(一)加强重点人员、关键时节的预防教育。深化群众教育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成果,在重点领域深入开展警示教育。一是突出抓好职业道德、廉政勤政和依法履职教育。关注、了解重点岗位人员的思想动态、经济状况和八小时外的行为,教育他们洁身自好,净化交友圈,防止与所服务企业主、供应商和所监管工程老板的不正当交往。二是突出抓好传统节日等关键时节的提醒警示。对重点部门主要负责人、关键岗位人员,逢年过节要见面谈心重点提醒;在其婚丧嫁娶、购车买房等重要家庭活动,出国旅游、孩子上学等重要时点要及时警示,禁止不正常的人情往来。三是突出抓好年轻干部的培训教育、选拔任用。把廉政教育、修身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作为年轻干部上岗、提任培训的必修课,增强其法律意识、廉政意识和敬畏之心,严把年轻干部的“入口关”,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原则选任年轻干部。

(二)不断完善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制约机制。权力本身的属性和特点决定了其行使一旦失去监督制约必然导致腐败。一要实行权力分段制衡管理。建立工程建设、政府采购等项目初审、上报、验收、资金使用监管等环节由不同部门、不同人员负责的工作机制,改变一个项目一个部门一个人管到底的局面,坚持重大事项集体讨论,防止一个人、一支笔做决定。二要推进重要岗位人员定期交流轮换。严格执行轮岗交流制度,超过一定年限的限期调整,对于出现违规违纪苗头、群众反映问题较多的人员要一律调离原岗位,进行调查核实。三要强化纪检和审计、财政等部门的专门监督制约。纪检监察部门和审计、财政机关作为专门监督机构,要依规巡视审计检查,对一些政府重大工程、机关采购大户要主动介入,严格把关。

(三)采取切实措施预防重点领域的职务犯罪。一是召开政府采购领域职务犯罪典型案例剖析会。检察机关组织教育、建设、民政、公用事业等机关中的招标大户、采购大户及财政、审计部门和招投标中心有关人员参加,共同剖析政府采购领域职务犯罪发案原因和制度、监管漏洞,邀请有关专家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研讨预防对策,开展警示教育。二是开展发放行贿风险告知书倡导“反对贿赂•依法经营”活动。举行企业家座谈会暨行贿风险告知书发放仪式,重点对参与政府采购和投标量大的供应商、企业进行行贿风险告知,建立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结果、行贿犯罪风险“双告知”制度,对凡是到检察机关查询行贿犯罪档案的公司单位一并发送《行贿风险告知书》与《查询结果告知函》,告知行贿犯罪风险成本和法律后果。三是推行利益冲突回避制度。基于熟人社会、“潜规则”存在的现实,制订出台公务人员利益冲突回避具体规定,以制度方式界定明确回避范围、情形,对办理涉及自身及其亲属利益有利害关系的相关事项时,公务人员按照规定应当回避的,及时向直接领导及有关部门汇报,申请回避,否则依法依纪处理,坚决切断以权肥私利益供应线。

(作者:贾彦峰,宜兴市人民检察院)

 

【声明:本网只为调研报告提供展示平台,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附录一:

宜兴市检察院重点领域职务犯罪情况报告获得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立军批示肯定

宜兴市检察院呈送的《关于2014年度惩治和预防重点领域职务犯罪情况的报告》受到该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立军批示。在这份13页的年度报告上,张立军市长进行了多达20余处圈记标示,批示指出:检察院这份报告资料全面,分析透彻,建议合理。请政府办支持检察机关组织召开政府采购领域案例分析教育会议。请市监察局、财政局、审计局及招管办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认真研读此报告,并由监察局牵头,务虚讨论一次,针对重点领域、重点岗位、重点环节职务犯罪的成因,确定制度上、机制上完善和优化的方向和工作原则,严控权力风险点,建立制度防腐的工作基础和体系,持之以恒,逐步提高能力和水平。

宜兴市检察院根据2014年查办职务犯罪情况,主要对政府采购和涉农、工程建设等重点领域的发案情况进行了深入分析,梳理归纳出权力集中、资金密集的重点领域职务犯罪高发、权钱交易更为隐蔽、涉案人员多处关键岗位和日趋年轻化及监管招标规范不足、内部监督制约不严、不良风气纠而不止等问题原因,并提出了实行权力分段制衡管理、推进重要岗位人员定期交流轮换、召开政府采购领域职务犯罪典型案例剖析会、开展发放行贿风险告知书倡导“反对贿赂•依法经营”活动等具体切实可行的意见建议。

 

附录二: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