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导读

病榻前的致敬

发布时间:2018-06-06     稿件来源:《群众》(决策资讯版)     作者:王咏梅    
 

去年,我从区司法局局长岗位上调任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区委老干部局局长,上任后的第二天,就接到上级要求开展走访活动的文件。

翻开离休干部名册,当时全区共有离休干部171人,最大年龄102岁,最小的83岁。老同事告诉我,近年来,离休干部数量每年都在减少,不少人常年住院。一席话,让我几天来以为老干部局属二线部门而略感放松的心,立即揪紧起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全区所有离休干部走访一遍,服务好他们的离休生活,不给自己留遗憾。于是,我的走访,就从住院离休干部开始了。

按照医院提供的住院离休干部名单,我们先到了心脑血管科。朱老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鼻腔插着氧气管。病床前的儿子认识我们一行中的“老人员”,立即趴在朱老枕边大声喊:“爸,爸,老干部局领导看您来了。”我走上前去抓住老人的手。那手,凉凉的,全是骨头和皮,没有一点弹性。老人似乎听到了儿子的喊叫,吃力地睁开眼。那眼,浑浑的,没有一点光亮,仅仅几秒,又闭上了。他儿子告诉我,老人得了脑梗、脑萎缩,几乎不认识家人了。我说了几句宽心话,心情沉重地离开了病房。

正在住院的共有24个老人,6个神志不清或半清。但凡有一点意识,得知我们是老干部局的,无不露出喜悦的神情。91岁的潘老,用含混不清的语言,叮嘱服侍他的小儿子,到饭店安排我们吃饭,我瞬间红了眼眶……

当我来到马老床前,心里着实被震撼了。老人的颈部、额头,满是褐色的伤疤,不是条状,而是带状,大片大片的。家人告诉我,老人13岁参加革命,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头上中过弹,耳朵被炮弹震伤,听力受损,多年前已完全失聪,生活在无声世界里。我拿出随身带的纸和笔,写上我们是老干部局的几个字,放到老人眼前。老人的目光,由迷惑到专注,到惊喜,继而露出孩子般的笑。

吴老是我医院走访中见到的精神最好的一个。老人家红光满面,耳聪目明。交谈中,我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老人的二儿子,居然是我20年前的同事。老人爱笑,那爽朗的笑声很具感染力,即使谈到自己晚年遇到的不幸,他也自始至终在笑。老人有五个儿子,三儿子前几年突发疾病身故,四儿子身患尿毒症,住在同一病房,父子间互相照顾。老人健谈,话题从马云到航空母舰,再到反腐败、精准扶贫,是个跟得上潮流的老人。临走,我安慰他:老爹,您身体好,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您安心治疗,好日子长着哪。老人笑答:是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我说:“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老人又笑了。

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走访归来,脑中回荡着苏轼《定风波》中的几句词。生老病死,或许是自然法则,我所能做的,是让这些历经人生风雨、见证民族崛起的老人们获得应有的尊严和敬爱。

我们,会做得更好!

(作者系中共淮安市淮阴区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