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导读

积极应对客观经济形势新变化

发布时间:2018-10-10     稿件来源:《群众》(决策资讯版)     作者:左俊义    
 

2018年上半年,在对内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对外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我国宏观经济基本面保持了基本平稳,经济增速小幅回落但符合预期,就业形势稳定,工业企业盈利增速保持较高水平。不过也要看到,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那么,当前经济整体表现如何?有哪些新问题和新情况?又该如何进行应对?

客观看待全球经济衰退风险

当前,新兴经济体压力加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新兴市场经历着货币贬值压力,2013年美联储QE退出引发市场恐慌,导致新兴市场汇率贬值。当前,在美元指数持续升值和美联储不断加息的环境下,新兴市场汇率出现贬值。总结汇率贬值期间各个国家和地区货币兑美元汇率的平均贬值幅度,可以发现,贬值压力主要聚集在阿根廷、土耳其、南非、巴西、俄罗斯等国家身上,其余国家和地区汇率贬值幅度较低(参见图1)。由此可见,南非、巴西、俄罗斯等出口导向型国家,以及阿根廷和土耳其这类经济政策组合较弱的新兴市场国家,在全球经济失速的环境下面临较大的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压力。其余国家和地区发生货币危机的概率较低。

与此同时,美国减税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减弱,全球经济衰退风险抬升。201712月,美国将企业所得税从35%下调到20%,随着税率下调和资本回流美国,美国经济走势一时较好。欧洲方面,边缘国家仍然面临失业率高企、政府债务过高等严峻形势,并且经济复苏的基础并不稳固,新兴市场动荡给欧洲银行业带来新的压力。日本方面,政府债务达到新高水平,资产购买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减弱,上半年实际GDP同比增速从去年下半年的2%回落至1%。如果参考2003年美国减税后经济走势,减税对经济的刺激作用会在一年后逐步减弱,那么明年开始美国经济增速可能会逐步下降,全球经济步入衰退周期的概率提升。




1 新兴市场货币危机集中在5

国内经济运行呈现稳中有变之势

从国内经济形势来看,上半年经济发展总体平稳。今年一、二季度我国实际GDP同比增速分别为6.8%6.7%,经济小幅回落符合预期,而且回落幅度较小,基本保持平稳状态。城镇调查失业率基本呈现窄幅震荡态势,年初调查失业率为5.0%6月为4.8%,就业形势稳定。经济结构持续优化。从三驾马车对GDP的贡献率看,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更加突出,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的拉动基本平稳(见图2)。从产业结构看,第二产业对GDP当季同比的贡献率提升,说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较好效果,工业企业盈利能力明显改善,上半年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速17.2%,继续处在较高位置。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取得初步成效。影子银行体系不断拆解,理财产品逐步打破刚兑、走向净值化管理,银行理财规模明显收缩,上半年35家上市银行非保本理财余额减少了1.5万亿元。网贷行业迎来强监管,变相自融、信息披露等成为平台合规清查的重要内容,P2P成交额不断下降,从去年12月的2200亿元下降到8月的1200亿元。




2 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抬升

但也要看到,我国经济运行环境面临的变化。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使我国出口型企业面临较大压力,美国先后对我国50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加征关税。随着关税的落地,不论PMI出口订单还是出口金额增速,均面临下行压力。另外,今年二季度以来美元强势升值,新兴市场汇率普遍承压,土耳其和阿根廷发生货币危机,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2017年底的6.51变动到今年8月底的6.84。民营企业融资难度加大,违约风险暴露。随着影子银行体系收缩,新增委托贷款和新增信托贷款出现负增长,企业融资渠道受限,银行表内贷款成为社会融资的主力。另外,银行对民营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信贷投放意愿不足,导致今年以来信用债市场违约集中发生在民营企业,融资不能续作引发的流动性风险成为信用风险暴露的核心。此外,房价上涨压力大,高房价对居民消费也有负面作用。虽然房地产信贷融资明显受到抑制,但在房地产市场整体库存处在历史低位的环境下,房价上涨压力较大。随着房价和居民杠杆持续攀升,房价对消费的抑制作用逐步显现。

坚持稳中求进应对新问题新挑战

科学预见问题,客观分析问题,精准解决问题,是引领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基本方法。前不久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深入分析研究当前经济运行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突出强调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明确提出要以“稳中求进”应对“稳中有变”,推动实现高质量发展。

一是降低企业成本。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17年我国企业的全部税负(公司税和员工的劳动社保税等)占税前利润的67.3%,税收环境在全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130位。要激发企业活力,就要持续降低企业成本,长期来看减税能够把更多利润留给企业,让企业更有意愿去进行投资和研发,对中长期经济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二是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基建补短板的力度。2017年基建投资增速为13.9%,今年上半年基建投资增速回落至3.3%,因此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扩大内需,提升基建投资增速。2018年地方政府债置换额度1.73万亿元,新增限额2.18万亿元。但截至今年6月地方政府债只发行1.4万亿元,发行节奏明显偏慢,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首先可以通过提高地方政府债发行速度,为地方政府各类专项基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从区域分布上,西部地区城市公共设施建设相比东部地区明显不足,人均城市道路长度、人均城市供水量和人均公共交通车辆等公共设施指标都低于东部地区,因此西部地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有较大发力空间。从城市基建项目类别上,交通、生态环保、民生等通常是基建领域的短板,加大这类基建项目的投资力度,可以改善居民的城市生活环境,增强人民群众的幸福感。

三是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加大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的力度。金融机构要在信贷和发债等融资渠道上平等对待各类型市场主体,保证金融机构小微企业信贷实现“三个不低于”,即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小微企业贷款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户数,小微企业申贷获得率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释放信贷额度,加大银行表内信贷投放力度。在表外非标转表内信贷的环境下,银行普遍面临资金和信贷额度约束。在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条件下,可以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或者定向降准来满足银行投放信贷的资金需求,支持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

(作者系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