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导读

重点领域金融风险的防范和处置

发布时间:2018-10-10     稿件来源:《群众》(决策资讯版)     作者:张 磊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事关国家安全、发展全局、人民财产安全,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创造优良金融生态环境的先决条件,是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有力抓手,也是助推金融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保障。只有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坚持疏堵并举,标本兼治,整治金融乱象,创造优良的金融生态环境,才能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和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实现金融健康发展与经济质量提升。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需要抓住关键环节,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当前,我国金融业保持稳定协调发展势头,金融体系总体状况良好,风险可控,但是经济发展不确定因素增多,增长压力增大,互联网金融风险暴露,影子银行风险、企业债务风险、政府债务风险影响地区金融稳定与安全,应引起高度重视。

一是互联网金融风险。近年来的非法集资案件中绝大部分由互联网金融引发,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是一些P2P网贷平台犯罪。部分互联网金融平台销售不当理财产品,导致资金链断裂、卷款跑路事件时有发生,部分P2P网贷平台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旗号进行庞氏融资,受害群体人数众多,影响地方社会安全。同时,新型风险也不断冒头。某些不法分子跟风炒作区块链概念,非法集资噱头更为新颖。有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打着代币发行融资(ICO)等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幌子进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存在欺诈、信息不透明、洗钱等风险,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

二是影子银行风险。一方面,商业银行表外业务扩容过快,成为银行利润的重要增长点,而由传统信贷业务所产生的利息净收入在营收中的权重则不断下滑。银行表外业务的资金来源与运用存在严重的期限错配风险。银行利用表外业务将获取的低价短期资金投放到长期项目,在经济繁荣时,期限错配的风险被掩盖,一旦经济下行,期限错配就会放大银行流动性风险。另一方面,非银行金融机构影子银行增长迅速,主要包括小额贷款公司、担保机构、创投机构以及第三方支付机构等。小额贷款公司普遍存在治理制度不完善、股东关联交易多、贷款集中度高等问题。一些民营融资担保公司规模小,风控能力较差,为了逐利选择高收益高风险的项目,甚至进行放高利贷、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业务,导致纠纷频发,危害社会稳定。

三是企业债务风险。从行业分布来看,企业杠杆率过高问题主要集中在“投资拉动型”的周期性行业和稳定性行业,如房地产、钢铁、有色金属、石油化工、电力等行业。由于经济下行和消费需求不振,消费性行业和成长性行业企业的杠杆率则一直在下降。与此同时,企业不良贷款率上升。国有企业尤其是周期性行业和稳定性行业企业作为加杠杆的主体,在消费增量下滑的情况下,产能出现过剩,工业品价格下跌,企业财务状况恶化,债务风险进入发散阶段。

四是政府债务风险。一些地方政府及下属城投企业债务规模较大,给区域金融安全带来了隐患。与此同时,在当前房地产严格调控政策下,部分地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难以高速增长,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不可持续。此外,房地产领域长期的高房价和高库存,不仅成为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成本高的主要因素,而且会造成严重的资金和土地资源错配,削弱地区竞争力。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过程,是推进金融改革的过程。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需坚持四个原则:一是回归本源,金融要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二是优化结构,完善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产品体系;三是强化监管,加快相关法律法规建设,加强功能监管,重视行为监管;四是市场导向,发挥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强化金融监管,创造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一是明确监管主体,充分发挥金融监管部门的职能作用,整合发改、工信、财政、国资、工商、商务等部门分散的金融服务和管理职能。二是界定各金融监管部门的职责、监管措施以及法律责任,按照“谁批准、谁监管、谁负责”的原则,落实监管责任,厘清监管边界。建立以金融监管部门为主体、其他监管部门协同配合的金融风险应急处置机制,加强对重大风险的集中分析和协同管理。三是建立大数据监管预警系统,推进建设大数据金融监管科技平台,引入多维度金融数据,对各种金融风险进行识别和监测预警。推动企业征信系统开发,通过数据“大打通、大整合、大应用”,实现企业信用画像、贷款实时监控和超前预警等功能。

推动实现稳杠杆和结构性去杠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重点推进国有企业、周期性行业和稳定性行业企业积极稳妥去杠杆,按照“区别对待、有扶有控”的原则处置“僵尸企业”,坚决压缩退出相关贷款。二是加快推进企业债转股和兼并重组,支持暂时困难、有市场盈利预期的企业通过兼并收购、破产重整、以债换股等方式进行债务重组。三是加大对战略型和创新型企业的金融支持,重点加大对养老、教育、健康等新消费领域,以及科技、文化、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国民经济重点领域的金融支持力度。

加快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为实体经济发展注入“源头活水”。一是推进扩大直接融资比例,发挥天使投资引导资金、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等作用,鼓励更多民间资本设立创业投资基金,支持科技企业孵化器建立天使投资基金。二是加快推进住房、汽车贷款等信贷资产证券化和应收账款等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发展,探索支持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类金融资产证券化和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证券化,有效盘活金融机构和企业存量资产。三是建立市场化的企业资本金补充机制,在企业自身盈利能力下降时,使企业能通过权益融资、股权转让等多种方式补充资本金,逐步将债务融资转化为权益融资,达到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效果。积极发展“可贷可投”的科技小额贷款公司、知识产权运营公司,支持各类科贷基金不断扩大业务规模和范围。

抑制房地产泡沫,协调“产城人地”关系。一是严格约束投机性住房需求,完善差别化信贷政策,严格落实对居民家庭购买首套普通商品住房的信贷支持政策,严格控制居民家庭第二套及以上住房贷款。二是实施差别化的房地产开发融资政策。加强银行贷款风险防范,继续实行房地产开发企业名单管制管理,严防虚假按揭贷款。支持合规房地产开发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合理融资。三是协调“产城人地”关系,加强区域政策协调和一体化调控体系建设,统筹城市产业、城镇、人口和公共资源配置,统筹规划开发区、重点开发区、限制开发区和禁止开发区,依据区域功能确定产业布局、引导人口分布、配置土地和公共服务资源。协调产业和城市规划,以产业吸引人、以就业留住人。

深化金融改革,探索推进金融对外开放。抢抓金融对外开放机遇,进一步深化金融的改革、开放和创新。在扩大银行业对外开放、扩大证券业对外开放、扩大保险业对外开放、开放银行卡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等方面积极申请试点。积极培育发展金融服务外包企业,大力吸引各类金融后台机构集聚,打造国际金融服务外包交付中心和国内重要的金融后台服务基地。同时,不断完善服务贸易投融资服务体系,搭建服务贸易金融支持平台,为服务贸易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和服务,助力企业发展。

(作者系江苏警官学院教授,公安部现代警务改革研究所、江苏省公共安全研究院研究员)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
分享到:
无标题文档